海贼王806分析

作者:夏多来源:www.4399dmw.com 时间:2015-11-09

    从天而降的猛烈大雨倾盆落在象背上的每一处,形成了剧烈的洪水,克劳都瞬间被淹没。好在这座城市有许多类似于七水之都的斜坡沟渠那样的排水设施,喷火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反而带给了毛皮族们宝贵的水资源和丰富的海鱼,千百年来,当地的老百姓早就习惯了每天两度的喷火雨了。
    但对于外来者而言,喷火雨的威力非常强大。比如说还在象背上攀爬的锦卫门&堪十郎逗比组。
    海贼王806分析
    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收服了那头从天掉落的杂耍猴(其实毛皮族对于人类本来就没有恶意,再加上和之国的忍者雷藏也许帮过毛皮族,通过这一层关系杂耍猴和锦卫门堪十郎结盟一点也不意外),还画了一只和龙之介一样蠢萌蠢萌的画中猫——猫左卫门,一行人骑在猫背上慢悠悠的向上跑。
    海贼王806分析
    堪十郎和锦卫门不愧是好基友,两个人用能力变出来的喵星人(锦卫门的猫里藏着的其实是索隆)连外表都很相似,全都是身材滚圆,四肢无力的奇葩生物……这是和之国特有的审美观吗?话说因为“猫非常擅长爬树”,所以你画了只猫来攀登象腿,那你TM好歹也给它画上强有力的四肢用来攀爬好吗?!现在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弱弱小短腿,真是我见犹怜啊。
    猫左卫门的命运并不好,摊上不靠谱的主人不说,马上又迎来了猛烈的喷火雨。对于画而言,水可是致命的敌人。那么他们将如何躲过一劫呢?是锦卫门使用炎之剑法将面前的洪水蒸发?还是神器的杂耍猴突然大展神威?又或者他们根本无法抵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猫左卫门在洪水中消失,一行人重新掉下象腿再爬一次?
    无论是哪种结局,这两人一猴注定在这次的战场里要姗姗来迟了。
    这里堪十郎或者锦卫门说了一句话,“那是在此国非常有名之喷火雨”,说明和之国人对于佐乌岛的生态非常了解。他们到底想要在这座岛上找到什么呢?答案越发扑朔迷离。
    海贼王806分析
    鲸鱼森林中,肥鳄鱼载着路飞、旺达和加洛特悠然的游过洪水,经过克劳都旁,前往右腹据点。
    兔子加洛特在这一话里尽显动物的天性,甩干全身水珠后,拿路飞当磨牙工具,咬着他耳朵不放(毕竟是近啮齿类兔形目动物)……许多人因此而特别羡慕路飞,能被加洛特这位萌妹子咬耳朵,呃……我觉得以加洛特的战斗力,如果你们没有橡胶人路飞那般的强度,恐怕被她咬了一口后就变成了《黑猫警长》里的一只耳了吧。
    海贼王806分析
    象主沐浴全身用的海水不仅经过过滤装置成为这个国家的生活用水(这么看来象背之国的科技发展水平还是挺高的啊,海水过滤技术即使在现实中都有许多限制),更是带来了丰富的海鱼成为毛皮族的食物,可谓是价值连城的洗澡水。
    贝波由于是海贼,所以得接受“猫蝮蛇掌柜”管理,不得擅自离开鲸鱼森林。
    猫蝮蛇掌柜又是什么鬼?这名字听起来就让人觉得怪里怪气的……夏多猜测这家伙应该是一只大猫,比如老虎、狮子、豹子……甚至单纯就是只猫,由于尾巴长得像蝮蛇(或者身上有什么蝮蛇一样的纹理),才被人称为猫蝮蛇掌柜。
    海贼王806分析
    至于前一话出现的阴影男佩德洛,也许也只是猫蝮蛇掌柜手下打杂的小头目吧。

    克劳都,索隆一行人为了躲避洪水爬到了楼房之上,胆小的乌索普更是吓得直接登顶一座高塔。(乌索普:……你、你们懂个卵,我这是战术瞭望,你懂吗?我可是狙击手……)
    海贼王806分析
    这一页里最大的亮点当然是罗宾被雨水打湿后紧贴在身上衣服勾勒出来的曼妙曲线……咳咳,不对,不好意思走神了……这一页最大的亮点当然是罗宾脑子再一次出现的可爱联想。
    海贼王806分析
    以前夏多分析谈过,外表不动声色的罗宾其实才是草帽一伙里脑内活动最丰富的角色,经常一个人站在一旁闷不吭声的脑补出一些或者可爱、或者黑暗的画面。
    海贼王806分析
    这一次也不例外,居然能将苍老雄壮的千年巨象幻想成这么可爱的画风……还有那脑补画面里象主直达海底的超级大长腿,也许事实的真相真是这样也说不定。环境促进物种的进化,为了适应岛上每天两次的洪水,就连肥鳄鱼都拥有两对大长腿,它们寄宿的象主更有可能是如此了。
    海贼王806分析
    反正在海贼王这个神奇世界里,拥有与外表不相符的长腿动物也并不罕见,比如磁鼓王国的毛河马,明明看起来非常笨重,却能在关键时刻伸长四腿开启狂奔模式。
    海贼王806分析
    这种奇奇怪怪的生物设定,才是我们所熟知的海贼王奇幻世界。

    站在高处的乌索普通过狙击镜,看到了远处路过克劳都的路飞一行人,刚好撞见加洛特在咬路飞。
    前一话他刚被罗宾“食人族”黑暗的脑洞给吓到,这一话就看到了这样的画面,难怪会被吓出翔来。
    海贼王806分析
    话说乌索普在德雷斯罗萨岛当了一回风光的GOD后,在象背之国篇有越活越回去的趋势,上岛之后什么事都没干,每一个行为、每一句话几乎都在展示着他的“胆小”属性,两年后归来时说好的“已经从胆小三人组里毕业”的豪言壮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