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9轻小说
gif
搜 索

第一章 魁拔之年麻烦多(下)

作者:伊谢尔伦的风/青青树来源:www.4399dmw.com更新时间:2012-08-30
  • 观看模式
    • 白昼
    • 深夜
    • 浅紫
    • 淡蓝
    • 藕粉
    • 雾灰
    • 米黄
    • 草绿
    • 湖绿
  • 字号设置
    • 大号
    • 中号
    • 小号
  • 播放样式
    • 手动观看
    • 自动播放

  【零五】

  地界各国妖侠中都有卡拉肖克•婕的崇拜者,诗武者们一直弹唱着赞美她的诗篇,歌颂她美丽的容颜,也歌颂她的执着狠辣与聪慧,甚至还写出了那种把婕和她的冒险团队捧为什么四大脉术天才的长篇扯淡诗,哦不,叙事诗,并成功地为婕招来了不少莫名其妙的挑战者……也有不少人的挑战目的就是向婕求婚——尽管婕曾公开表示,兽族粗鄙,翼族野蛮,雾妖阴险,基思卡人都是神经病,辉妖根本没有纯爷们,萨库人和默拓人因为体型差异完全不可能。

  据说她在龙国故乡另有心上人,可还真让人好奇那会是一朵怎样的男子啊。苍桐青想着,与婕一同漫步于比邻都喧闹的夜色之中。

  婕一脸落寞忧伤地谈什么同伴什么分别的的时候,其实是在装可怜钓他上钩,他一早就看出来了——苍桐青作为妖侠阅历尚浅,作为妇女之友的经验倒是十分丰富,女孩子惯用的那些小把戏很难骗过他。

  更何况,像婕那么高傲的龙族女孩,怎肯轻易示弱于人?他之所以没点破也没拒绝,一半是因为觉得没必要惹她生气,另一半则是因为,他正好也想借助婕的力量—— 他只听说过有关婕的传言,没亲眼见过婕战斗时的样子,但他知道,再端庄的龙国姑娘都很能打,就像最纤细的萨库妹子也能单手举起一只鸟马。

  这个高傲的龙族姑娘会选择找苍桐青帮忙,是因为她知道他就是比邻都本地人,熟悉当地情况。况且他脑子挺灵活,身手也不算弱。

  但是把已有情报汇总起来一看,他们两个其实也没啥线索:婕认为自己应该是在今天白天经过比邻都某处闹市时纹耀被盗,苍桐青则根本说不清他的纹耀是几时丢的——可能是被偷了,也可能是在打斗时或者在海边时遗落了?反正无论哪种情况都很丢人。他能理解婕看似从容的急切。

  可比邻都人海茫茫,要怎么找?

  “带我去夜市吧,”婕说,“去这座城市此刻最繁华、人最多的地方。”

  “你想直接抓贼?”苍桐青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治安官花芫说过,最近经常有妖侠丢纹耀,这很可能是由某个犯罪团伙策划的系列案件。与其大海捞针地纠结于那个纹耀本身,倒不如直接去最可能发生下一起盗窃案的场所抓一两个偷纹耀的现行犯,说不定就能把整个团伙给牵出来,一口气解决问题。

  “嗯。今天白天,我就已经把我丢纹耀的那地方附近的住户挨个问过一遍,没有收获。不过……”说到这里,婕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不愉快的表情,“你们树国人听说丢的是‘龙族的妖侠纹耀’时的眼神真是……一点礼貌都没有。”

  “噗……”苍桐青忍不住笑出了声,不是他们没礼貌是你太稀罕吧?真不愧是把面子看得比天还大的龙族。

  比邻都夜市上人声鼎沸,商贩们热情地吆喝着自家刚进的雪啤、巨蒜、基思卡科学玩具、默拓罐头等各种新品。婕站在最热闹的一个十字路口,目光如电,扫视着来来往往每一个行人。苍桐青则是闲立一旁,一副悠然自得游手好闲的模样……一点都不像丢了纹耀的人。

  “……”婕横了他好几眼,见他依然全无自觉,不免有些气恼。辉妖果然都不靠谱。

  自己这次大概是找错了合作对象吧。婕扭过头,不再指望没用的临时搭档,打算自力更生。

  她起初的判断没下错,如果不针对某个特定的窃贼或某件特定的失物,而是单纯地想抓贼,这里无疑是最佳选择:比邻都的夜市比白天还热闹,刚下班的市民和归港的水手接踵摩肩;能见度却不如白天,是最容易丢东西的场所——短短一顿饭功夫,婕就目击了三起扒窃事件,有的贼徒手,有的贼用镊子、刀片甚至筷子,有的贼靠脉附。

  但被偷的都是钱包,所以婕并未多管闲事,怕提前惊动了她真正的猎物。

  再等等吧,沉住气。婕心想。现在时间还早,如果再看见三个小偷得手却依然没人偷纹耀,就换个地方,去妖侠聚集的酒馆、中介所之类场所看看?可哪一家比较合适呢……

  “抓小偷!!!抓住他!!!”突然响起的叫喊声打断了婕的思路,而且那喊声好巧不巧,有点耳熟。

  该不会是…………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婕缓缓地扭过头去,祈祷猜测不要成真。

  但最不想见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年轻英俊的妖侠勇斗一名扒窃辉妖少女未遂的持刀歹徒,俩人在无数群众的围观中大打出手,歹徒不敌妖侠,扔下武器向西逃窜,妖侠奋起直追,起跑前还有余裕向感动得热泪盈眶的少女飒爽地一眨眼……围观群众欢呼鼓掌并向歹徒投掷菜叶果皮,歹徒狼狈地一头撞在一个穿制服的军人身上,军人一举擒获歹徒,并表扬鼓励了年轻英俊的妖侠:

  “我代表比邻都人民与花芫阁下感谢你。城市治安需要你我共同维护,比邻都需要更多像你这样弘扬正气见义勇为的好妖侠!”狄秋的官腔打得顺溜,套话十分流畅,笑容却不知为何有些僵硬,有些尴尬。

  “分内之事何足挂齿,狄秋先生押解路上小心哦!”望着狄秋押着歹徒远去的背影,见义勇为好妖侠苍桐青挥着胳膊,英姿勃发。围观群众继续欢呼鼓掌。

  辉妖……辉妖……真是令人绝望的种族。婕沉痛地一扶额,默默转过身去,决定忘记自己认识过苍桐青这件事,换个地方重新开始。

  但那家伙偏偏不识趣地粘了过来,拍拍她的肩:“怎么样,我干得不错吧?”

  他居然还在邀功…………婕深吸一口气,努力保持冷静优雅,然后回过头,朝苍桐青露出尽量不咬牙切齿的笑容:“是不错。现在半座城的人都知道你是个勇敢正义的好妖侠了,只要站在你旁边,方圆五里地内绝对一个贼都看不见。”

  “你误会了。”苍桐青依然笑眯眯的,因为他觉得婕着力压抑怒气的样子很有趣,“我是为了支开狄秋。”

  支开狄秋?原来他是故意打架抓贼闹出那么大动静的?就是为了让那个小偷撞上狄秋,让狄秋不得押着贼离开?婕愣了片刻,心里对苍桐青的评价从“负数”勉强提高到了……“不及格”:

  “我又不是不知道狄秋在跟踪……他想跟就让他跟呗,我们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可那笨蛋是直接穿军服跟过来的诶!有他在后面,也一样方圆五里内都见不到贼吧?”这其实是苍桐青临时掰出来的解释,他想支走狄秋的真正目的,还是怕不小心被他发现自己私藏的死者遗物……这件事当然也还不能告诉婕,好在他有后续计划,一定能平息婕的怒意:

  “况且有他在,我们就不方便去真正的目的地了。”

  【零六】

  苍桐青所谓真正的目的地,就是他常去的那家妖侠酒馆。光看它的外观就气势非凡,大门足有一般树国建筑正门的两倍多高,让萨库妖侠也能自由进出。它的主人是一位美丽的粼妖大姐,身兼酒馆老板娘和驻唱歌手双重身份。

  “你和我想到一起去了。”婕点点头,表示比较满意,“可你知道为什么我起初没选这种地方么?”

  “当然是因为酒馆不如夜市开阔,妖侠们又比较敏锐以及能打,发案频率低,被抓机会高。”苍桐青笑着说,“所以我们的守备范围要进一步缩小——缩小到酒馆后门那片小巷。”

  “小巷?我们要在那里做什么不能让狄秋看见的事情?”婕又摆出了那副“我没做坏事我干嘛怕跟踪?”的姿态,抱着胳膊,一脸怀疑。

  “倒不是怕他看见,是因为经过小巷的人本来就少,他那身军服又醒目……”苍桐青耸耸肩,狄秋大概是一向光明正大惯了,跟踪盯梢的样子笨拙得像守田的草人,驱贼效果倒是相当好。

  酒馆后门外是一片渔网般潮湿又复杂的街区,光线不足,巷道狭窄,岔口众多,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从神秘莫测的凶杀案,到正儿八经的妖侠决斗。苍桐青自己也在这里打过好几架,偶尔还会大清早目击到一两个被扒得精光的醉汉倒在巷口。

  这里应该是最容易发生纹耀失窃的场所。可这天晚上,苍桐青带着婕在拐角处的杂物箱后面蹲了半晚,也就看见一名酒鬼在后门外吐了一地,然后两手着地倒着爬走了;还有个男人调戏半醉的少女,结果被小姑娘暴打一顿之后猛力扔向空中,化为夜色中的流星消失不见……除此之外一无所获。

  就算是向来不怎么迷信的婕,也难免怀疑自己是不是从狄秋那里沾染了“方圆五里之内见不到贼”的晦气。

  可就在他们等得绝望了正想离开时,一个翼族男人从酒馆后门走了出来。

  翼族人给人的印象一般是干练、善战,又因为经常迎风飞行,衣着强调方便利落,他却整个人都显得松松垮垮,拖拖拉拉,留着一头没怎么打理的黑色长发,风镜也很随便地耷拉在胸前……等等,那不是岚广兄吗?

  苍桐青睁大了眼睛。待那男人走到光线略明亮处,他方才看清他的脸。果然是岚广。

  岚广还是老样子,阴郁瘦削,看起来醉醺醺的,手里拿着个小酒壶边走边喝,大大咧咧,步履蹒跚。明明年纪也才三十出头,却暮气沉沉的,一副穷困潦倒相。

  苍桐青是在刚成为妖侠时结识这位前辈的,名义上还算是他的徒弟,虽然他老是酒气冲天,脾气又差,但确实曾给过缺乏经验的苍桐青不少有用的建议和帮助。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当初令苍桐青印象深刻的倒还不是岚广这个人,而是他那身来源十分复杂的行头——风镜、披风、外套、腰带、鞋子什么的出产国各不相同,唯一的共同特点是都又破又旧,一看就曾流落过很多地方……没办法,“看人先看着装”是苍桐青怎么改都改不掉的职业病。

  紧跟着岚广从后门里钻出来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长着一对毛茸茸的耳朵,是很明显的兽族特征,穿的却是一身基思卡人的学校制服,但摘掉了校徽标志。

  她个子小,动作又极轻,一点儿声音都没出,蹑手蹑脚地跟在岚广身后,单手操作着一件奇妙的金属装置——一种形状类似手臂的金属骨架,修长纤细的五根“手指”在夜色中闪着银辉。

  那东西好像是基思卡人发明的机械臂?苍桐青想起自己以前在某个国际技术展上见到过类似的玩意。

  那只机械臂在小姑娘的操纵下无比灵巧,仿佛就是她前臂和五指的延长一般。虽然岚广高她一大截,又醉醺醺地左摇右摆,但她还是三两下就用机械臂的“手指”解开了他风镜皮带上的搭扣,一眨眼功夫,就把原本挂在他脖子上的风镜取了下来,悄无声息。而再一眨眼的功夫……

  婕已经紧紧地抓住了小姑娘的手:“人赃并获!”

  苍桐青根本没看见婕是什么时候冲上去的。

  结果最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你……你干嘛啊?”那个小姑娘一脸无辜,一脸惊恐,好像自己不是做贼的是遭贼的。反倒是被盗的岚广闻声回头,一把抓住了婕的胳膊,神情凶狠:

  “你要对我的雇主做什么?!”

  “雇……雇主?”婕一愣,松开了手,岚广立即把小姑娘拉到自己身后。

  如果他不是喝多了在说胡话……苍桐青很快反应过来,赶紧附在婕耳边,悄声道:

  “我们……我们可能搞错了。这小姑娘虽然长得像兽族,但身上穿的却是风国呼啸1号城的学校制服,去年出的新款,而且很合身,应该不是偷的。岚广兄又管她叫‘雇主’……”他灵机一动,“说不定她只是在做机械实验的基思卡学生?”

  “你的着眼点就总是这么……细枝末节。”婕瞥了他一眼,收回了手。一个基思卡学生,大晚上的在这种地方做什么鬼实验?

  “什么意思,你们本来怀疑她是贼?”岚广杀气腾腾地问。他也认出了苍桐青,但只看了看他,没多说话。

  这么小的声音怎么都让他给听见了……婕默默叹了口气,抬起头,露出带着歉意的笑容:“不好意思,我是龙国妖侠卡拉肖克•婕,这位是树国妖侠苍桐青,我们正在寻找自己丢失的纹耀,心急气躁了一点,多有冒犯,还请见谅。”

  见到婕诚恳道歉的样子,很难有人能继续生气。那男人的表情果然也和缓了许多:

  “我是岚广(“我叫九巧铃!”小姑娘插嘴),我的纹耀也丢了。”

  【零七】

  岚广和九巧铃相遇在一个晴朗的午后,正是明快得令人烦躁的那种好天气:学生仔想出游,上班族想翘班,水手们厌烦了晒网补船,妖侠们也忍不住想挥洒热血喝酒吃肉大干一场。

  海边一家热闹的半露天小酒档里,岚广一如既往地坐在一个固定位置上,独自喝着淡酒,沉默地望着不远处的蓝天白云,碧浪滔滔。

  阳光静静地照耀着他黑色的双翼,一半燥热,一半冰凉。

  岚广只有一只翅膀。另外一只是假货,他自己做的。在翼国本土,并没有为羽翼折损的翼族制作假玩意的业务,因为觉得没必要——就像翼国也没有退伍伤残军人养老院之类的福利设施,因为觉得没必要。

  废物必须死,无需费心照顾老弱病残。作为一个翼族,岚广认为这种观点很合理。他甚至自己都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要给自己做个假翅膀。那只是个摆设,累赘,戴着它也依然飞不起来。

  可至少,在猎捕飞鸟收集羽毛的时候,他可耻地找回了一点从前浴血征战的感觉;在什么也不想专注于做那个假货时,他可笑地获得了片刻内心的宁静;在费劲地往自己背上绑好它后,他自欺欺人地觉得,出门时总算不再有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了……尽管他依然是个飞不起来的废物,这一点丝毫没变。

  这么说来,假货的功用和酒精倒是差不多的。

  他想着,嘴角浮起自嘲的笑容,又斟了一杯。

  像所有不太正规的小酒档一样,这里光线昏暗,摆设破破烂烂,女招待是个自认风骚的大妈,酒水又酸又淡。这种地方的“常驻人口”构成自然十分复杂,混什么道上的都有,掌柜自己也是前科屡屡,满脸刀疤,种族不明,而且纹耀看起来像假的。

  除了供妖侠或者流氓们喝酒打架之外,这间小酒档还兼具非法职业中介机构的功能,流通着各种打擦边球的、甚至完全就是犯罪活动的委托。

  不过现在是下午,还没到真正热闹起来的钟点,没什么人讨价还价聊业务,只有一帮兽族妖侠围在一张长桌前,饮着劣酒,吟着酸诗,谈天说地,胡吹鬼扯。

  岚广嫌他们太吵了,灌下最后一杯酒就打算离开。可临结账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身上钱不够。

  他是这家酒档的熟客,可以按熟客的惯例,把自己的纹耀抵押在店里,回家拿钱或者出门挣钱。但他不乐意。

  即使他现在持有的不过是一枚平民纹耀,他也还是不乐意。

  戴着它,他就总会想起自己已经是个飞不起来的废物。可没了它,他连废物都不如。

  但钱总是得付的。疤脸掌柜尽量亲切地望着岚广,手指在柜台上有节奏地敲打:

  要么交银通,要么交纹耀。

  那敲打声真令人烦躁。岚广皱起了眉,而掌柜的眉头皱得更深,就连满头伤疤都显得分外狰狞。微妙的僵持中,少女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短暂而尴尬的沉默:

  “要不我请你喝酒吧,大叔?”

  岚广这才注意到,柜台旁竟一直坐着个兽族小姑娘,两只眼睛一蓝一绿,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清亮得像晴天的海水。

  虽然每天都在这里喝酒,岚广却想不起来那个淘气的小姑娘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而且似乎还在这种鬼地方活泼健康地呆了挺久,和满头刀疤一脸凶相的酒档掌柜混得很熟,他却一直都没发现她的存在。

  原来我已经麻木迟钝到这个地步了么?岚广略转过身,直视着少女澄澈的双眸:

  “那,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他知道自己看起来落魄又危险,吓跑个把单纯可爱的小朋友不成问题,可那小姑娘却对他全无畏惧,并且显然早有准备:

  “当我的保镖,护送我经衣裳路走回风国!”

  “看你小小年纪,胆子倒是不小,居然敢来这种地方找保镖。”

  “‘这种地方’不也有大叔你这样的人在么?”她狡黠又天真地笑了起来,好像已经观察了他很久似的,“爷爷曾经说过,‘会因为付不出酒钱难为情的都不是坏人’!”

  “……谁难为情了。”岚广微微翘起嘴角,“掌柜的,再来一壶,要最贵的。”

  【零八】

  “我啊,本来是跟学校请假回老家探亲的,探完亲后当然就该搭商人们的顺风车返校啦,可经过比邻都的时候我顺路去海边采集生物标本,采集挺好玩的于是我一不小心就忘了时间,结果就……我可是早就付了车票钱的,他们太坏啦!!……不过呢,还好好心的掌柜大爷建议我,如果现在赶紧出发,雇个保镖走衣裳路回风国,肯定赶得上学校开课的!所以接下来就拜托大叔你啦~~”

  九巧铃的口气明快开朗,好像一切都只是她美好欢乐的假期生活的一部分,与去城郊踏个青没什么区别。岚广却在默默地计算着路途所需的日程与旅费:

  从比邻都出发一路向西,去往风国首都呼啸1号城,沿途行经光之森林、永昼沙漠、墨窟谷与呼啸高原……这路线几乎横穿了整个大陆,所幸衣裳路是久经考验的通商大道,驿站设施完善,沿途也还算安全。

  问题在于他的雇主。

  看九巧铃的外貌,明显是个兽族,但以兽族人的普遍素质和教育水平,是不太可能去风国这种科学疯子大本营的首都留学的……除非她的双亲之一本来就是基思卡人。

  也就是说,她是混血儿。

  在纹耀制度所划分的五大阶层中,地位最低的是“白身”,也即极少数无纹耀者。各国的阶层划分方式不同,因此白身的人员构成也不尽相同,通常包括弃婴、罪犯、残疾、混血儿等。

  九巧铃身为兽族和基思卡人的混血儿,显然不会被授予纹耀,往日在风国读书时,只怕难免也会被老师同学们或多或少地另眼相看。可九巧铃说到“我是白身,没有纹耀~”时的语气依旧明快开朗,就好像只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我还没吃早饭~”一样。

  她似乎从没考虑过那些世俗的规范桎梏,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自己强烈的探索欲上。都说最可怕的东西是“未知”,她对未知之物却只抱有无穷无尽的好奇心。

  这听起来是个优点。但是,岚广望着不知何时已经跟酒档角落里坐的几个阴沉的雾妖愉快地打起了牌的九巧铃想,如果不跟她约法三章,随时严加提防,在永昼沙漠的漫漫黄沙路上,她很可能一不小心就沉迷探险偏离正道,耽误时间都还是小事,危险的是迷失道路、遇上沙暴或者被桑昼袭击——那是一种凶猛的甲壳类生物,时常出现在过往商旅的讣告上。

  可说到桑昼,她的反应却是“我以前只在书里见过它,看起来挺好玩的,我可以采集一对标本么?”

  ——对九巧铃来说,什么东西都“挺好玩的”。

  又或者她根本没用心听他讲桑昼有多危险,反正待会儿只要她随便查一下书,马上就能倒背如流地告诉他那玩意是什么纲什么目什么科什么属,寿命多少年有什么弱点,能不能吃。

  这不,她赢了雾妖小哥们的牌,用赢来的钱请他们喝了一杯,一转眼就又跑到掌柜那里,已经在向掌柜许诺捕获桑昼之后把尾巴送给他泡药酒了。

  “我这样的衰鬼怎么会遇上这种超活泼的雇主呢……”岚广苦笑着叹了口气。算了,尽快完成任务拉倒吧。

  毕竟是有杯酒之恩。

  只是没想到,还没上路,就…………

  【零九】

  “那,你们现在是想用这个机械臂找纹耀么?”深夜的妖侠酒馆,人群渐渐散去,婕和苍桐青坐在小角落里的一张方桌旁,听岚广简单讲了讲他们正打算出发却丢了纹耀的事。

  “不,她只是在用这个做实验,向我说明小偷可能是用什么手法偷了我的纹耀。”岚广抿了一口酒,“我让她随便从我身上取件东西试试,本以为她会朝钱袋下手,没想到她选了风镜……说实话,如果不是你们闹出动静来,我自己还一点感觉都没有。”

  说实话,他觉得她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来安慰他:你只是输给了高科技,才不是因为酒喝多了变得又废又迟钝!

  说实话,他觉得被小姑娘这么安慰挺丢人的——那只机械臂可是用一些随处可见的小工具甚至废品拼出来的啊:剪刀,螺丝起子,回形针,螺钉、螺帽,钶铁丝,甚至还有筷子。

  可原材料再简单,它也确实是风国先进科学技术的产物没错。苍桐青细细把玩着那只精巧又简单的机械臂,试图参透其中奥妙。

  风镜就挂在岚广的脖子上,那搭扣一般人很难单手解开,岚广又故作醉态,走路东倒西歪,但九巧铃的机械臂居然三两下就解开搭扣,悄无声息地取下了风镜,连他散搭在背上的长发都没扰乱一丝,那股灵巧劲儿,简直让他这个裁缝出身的妖侠也自叹弗如。

  “你们基思卡学生都会做这种东西?”他忍不住问。

  “小玩意嘛,在寝室里赖床时用它够一够书桌上放的东西挺方便的。”听九巧铃的口气,做个机械臂的难度跟折个小纸船差不多。

  “能再示范给我们看一次么?”婕饶有兴致地问。

  “好呀。”九巧铃点点头,把它往自己右胳膊上装戴好,然后在三秒钟之内……单手把婕搭在肩头的三股辫变成了高高扎起的双马尾。

  “噗……”苍桐青忍不住笑出了声,婕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赶紧去摸随身带的小镜子,结果一照镜子,自己也笑了。

  “发型很好地修饰了脸型,蓬松的感觉时尚又不失甜美……”苍桐青模仿理发师的口吻,还想调侃她两句,可话没来得及说完,就看见眼前一道银光闪过……再然后,他珍藏的那个蛋形小吊坠便出现在了九巧铃手中:

  “哇哦~这个漂亮姐姐是谁?”

  “快还……”苍桐青急了,起身就想去拿,没想到婕比他更快出手:

  “这不是……雾月么?”

  “你认识她?”苍桐青一怔。怎么可能?还有别人见过女神?雾月?那是女神的名字?

  “嗯,以前寻宝时遇见过几次,算是个对手吧。”婕平淡地点点头。心想真看不出来,这个娘娘腔小辉妖珍藏在项坠里的,居然是个雾妖姑娘的画像……她本来还以为他对异性没兴趣的。

  寻宝……?对手…………?短短一句话里信息量也太大了吧?苍桐青觉得自己都有点震惊不过来了,但仍努力试图整理思绪,归纳情报:“你……会不会是记错人了?说不定只是长得很像?”

  婕笑笑:“我都记得只见过两次的你,怎么会忘记和我打过好几架的她?”

魁拔之雾凝纪事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膜拜作者
  • 文笔很棒
  • 剧情精彩
  • 看不明白
  • 天雷滚滚
  • 手滑点赞
  • 默默路过
  • 快点更新
本站所有轻小说均为用户提供上传,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立刻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负任何责任;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转载需要注明出处和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