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9轻小说
gif
搜 索

第二章 针雨白祸(上)

作者:伊谢尔伦的风/青青树来源:www.4399dmw.com更新时间:2012-08-31
  • 观看模式
    • 白昼
    • 深夜
    • 浅紫
    • 淡蓝
    • 藕粉
    • 雾灰
    • 米黄
    • 草绿
    • 湖绿
  • 字号设置
    • 大号
    • 中号
    • 小号
  • 播放样式
    • 手动观看
    • 自动播放
魁拔之雾凝纪事

  [零一]

  苍桐青遇见女神时只有五岁。具体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现在他都已经不太记得清了。只记得好像是父母带他去拜访住在长梦之河附近的亲戚,之后自己好像是因为贪玩,追逐萤虫迷失了方向,独自来到无人的河边,踩进水中泞湿了双脚尚不自知。

  他当然也不记得,那只水兽是什么时候盯上他的。发现的时候,萤虫早就不知所踪,他已经站在了齐腰深的水里,河滩上生长的水草缠绕住他的腿脚,而那只水兽正与他四目相对……它发光的双瞳像两盏苍蓝的鬼火,加上水中的倒影就是四盏,摇摇曳曳,仿佛来自幽冥深处。

  它一直默默跟在他背后,时刻准备着,只要他一脚踩空,就把他拖进水中淹死。或者直接扑上去啃咬生肉,趁着热血尚温。

  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惧感牢牢擒住了这个五岁的男孩,他的第一个想法是“赶快跑!”……但是完全跑不动。

  面前是水兽的尖牙利爪,背后是更深的河水,腿上还缠满了水草,这要他怎么跑?

  那水兽或许是等得不耐烦了,或许是察觉到了猎物的恐惧,微微眯起幽蓝的双瞳,喉咙里回荡着低沉的吼声,弓起身子作势欲扑。苍桐青吓得双腿发软,几乎要一屁股坐倒在水中。

  就是这个时候,一道金光猛地划破了黑暗,照亮了苍桐青身周的整个水域,有什么东西落进了水里。水兽被吓跑了,再也没有攻击他,而苍桐青略一低身,就从水草中捞出了那个金色小球。然后他回过头……见到了那个少女。

  长梦之河是兽国、树国两国的界河,河道相当宽广,那又是个雾气朦胧的夜晚,对面的河岸与茫茫的水面早已是混沌一团,什么也看不清。苍桐青隐约望见,她似乎是站在一座高高的山峰上,可河水中央怎么会有山呢?

  来不及去想这些了。刚才那道金光已渐渐消散,苍桐青只来得及记住她的一身黑衣雪肤乌发,莹白的面庞与有些寒意却又明亮的眼神,仿佛茫茫雾夜中的一盏冰灯。

  然后她就与脚下那座幻影般的山峦一起,消失在了长梦之河上朦胧的雾霭中。

  他想,她一定是女神。

  可按照卡拉肖克•婕的说法,画像中的女孩是个雾妖,名叫雾月,是婕某次寻宝时的竞争对手。她们的目标都是永昼沙漠深处一座遗迹中的“魁拔的宝藏”。历经重重波折与多次战斗后,雾月与她的伙伴们获得胜利,之后据说是去了星移之海继续寻宝,然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你的意思是说,你十二年前见过雾月,而且她当时的长相和现在差不多?”

  “你的意思是说,女神……哦不,雾月她现在在地界,和凡人们一起行动?”

  苍桐青与婕各说各话地交换着情报,九巧铃双手托腮,兴致勃勃地望着他们:“十二年长相都没变,这位雾妖姐姐或者阿姨还真是驻颜有术呀~~”

  “不是雾妖,是女神……”话说这么说,苍桐青自己也有点没底气。

  “反正在我看来,她不怎么像所谓‘天神’,就是个挺标准的雾妖姑娘没错。”

  五岁小孩眼里所谓的“神迹”“异象”,可能其实只是一些招式华丽的脉术。但“多年之后容颜不改”这一点,倒确实很符合历史传说中天神的特征。可传说中的天神们来地界时多半自称辉妖或龙族,如果要假扮苍白的雾妖,只怕得多往脸上扑不少粉……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婕抱着胳膊,双眉微颦。不过相比她的思虑,坐在她隔壁的那个辉妖少年显然更为震惊。看见他那个样子,婕忍不住凑近他的脸:

  “小青啊,我如果真想诓你玩……”她拍拍他的肩膀,恳切地说,“就会告诉你其实雾月是个男扮女装的爷们儿,每天晚上都会细致地梳理他浓密的腿毛。”

  “你够了哦……”苍桐青被她逗笑了,“老实说,我不是怀疑你,不是不想相信你的话……是没法相信。”

  “嗯,正如我也没法相信你的。”婕爽快地说,“不过我们不妨以‘你和我说的都是真话’为前提展开推论,汇总一下情报:也就是说,雾月是一位天神,十二年前你就见过她,而最近她与一帮地界妖侠为伍寻找‘魁拔的宝藏’,找到中途没音信了——当然,妖侠寻宝中途失踪这种事情很常见——然后,她的同伴之一奄奄一息地漂到海边,手里攥着那个小项坠,而临终遗言听起来是‘阻止魁拔,救她’。”

  “对,大致就是这么一档子事。”

  “死在海边的那家伙名字应该是叫雾沼,以前对我挺凶的,但是对雾月很忠诚……我突然更好奇雾月要找的‘宝藏’到底是什么了……”沉思片刻之后,婕抬起头,神色十分认真:

  “小青,与我结成正式的搭档,找回纹耀之后一起去找雾月,如何?”

  “……”这个提议倒是让苍桐青愣住了。对他来说,女神,那个据说名叫雾月的少女是他的救命恩人,是为他点燃冒险探索之心的火把,也是一个梦幻般的存在……他原本早就不再试图说服别人相信“真的有那么一位女神”了。

  对,她就好像夜虹、极光、曲境、海市蜃楼等等难得一见的自然现象,或者激发人冒险之心的诗句与图画,奇景再现不能强求,而征途漫漫的冒险者也未必一定要抵达画中的所在,抑或拜见诗句的作者。

  而婕的建议却是在怂恿他,去探究梦幻背后的真实……哪怕梦想可能因此而破灭。

  但如果接受婕的建议,却或许有机会能够证明,他最初的梦想并非幻象,证明五岁时的那段记忆并非白日梦一场,证明他的女神不是那种父母用来骗小孩早睡早起不挑食的虚无的童话……那也是一种迟早的破灭。

  管它呢!最后还是少年心气占了上风。苍桐青默默地攥了攥拳头。

  当初选择不做裁缝做妖侠,不也就是因为不甘心沉没于平凡的未来?

  因为冒险失败而后悔,总比因为没去冒险而后悔好!

  于是,他朝着婕郑重地点了点头:“不胜荣幸。”

  片刻之后又补了一句:“只要你不再叫我小青。”

  “知道了啦,苍桐青先生。”

  “这样就组上队了!”九巧铃在一旁开心地鼓掌。没有人注意到坐在角落里的岚广脸色阴郁,神情烦闷。

  岚广心烦是有原因的。几天以来他遇见过不少丢纹耀的家伙,可那些蠢货要么是火气旺盛的肌肉白痴,只知道天天堵在案发现场逮着谁揍谁;要么就一直窝在酒馆里哭爹喊娘骂社会,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丑事……

  也难怪,有点儿头脑和本事的人怎么可能弄丢纹耀呢?想到这里,岚广的嘴角就又泛起了自嘲的笑容。

  见了那么多同病相怜也蠢得可怜的受害者之后,只有苍桐青和婕让他觉得,这两个年轻人不太一样,脑子清醒身手敏捷,更难得的是思路正确,值得一起坐下来,聊聊情报谈谈合作……可没想到谈着谈着,他俩就扯上了什么女神幻想什么寻宝冒险。

  在岚广听来,那都是些过家家般的儿童游戏,仿佛很快就会破碎的七彩气泡。这难免让他略感失望,并且烦躁莫名。

  ……对,烦得就好像翅膀刚断的时候,他甚至诅咒掠过身边的每一丝微风。

  对,就是典型的失意中年嫉妒一无所有却身怀无限可能性的年轻人的那种烦躁。

  想到这里,他又苦涩地翘起了嘴角。

  “不过话说回来……”苍桐青很快想到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找到雾月之后,我们有没有可能……我和你,会不会兵刃相向?”毕竟他要找的是雾月,而她要找的是……雾月所追寻的宝藏。

  “很有可能。”婕坦率地点了点头,笑容中带着一丝从容的挑衅,“可那个时候,作为我的前搭档,你会有一个优势,那就是比我以往的任何敌人都更了解我。”

  “那倒也不错。”苍桐青也笑了,“那么就祝我们到时候……”

  “你们的美好梦想远大目标规划完了么?”然而岚广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们对话,一脸厌烦地往桌上扔出一份图纸:

  “那我们继续说找纹耀的事?”

  到底还是两个小鬼。连纹耀都没有扯什么淡。

  “……”婕察觉到了他的不满,只静静地望了他一眼,没说话。她看起来像个优雅高贵的大小姐,平时待人接物礼数也周全,但是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

  “唉呀一不小心聊太远了岚广兄你大人有大量别介意啊~~”还是苍桐青笑嘻嘻地打破了尴尬,大大咧咧地拉过岚广扔出的那份图纸,在桌上摊开抹平。

  那原来是一张简要版的比邻都地图,上面有几个地方用红笔画了圈圈。苍桐青以为他们也是在蹲点抓现行犯,那些画红圈的地方就是蹲守地点,岚广却摇了摇头:

  根据他的调查,最初的几起纹耀遭窃案件发生在七天前,他的纹耀也正是那个时候丢的。之后机会每天都有不少此类案件发生,这种事情一多,比邻都驻军当然也会有所行动,但他们那种大摇大摆的行动方式只等于是在为窃贼敲警钟。

  “况且身为妖……”他想起自己现在是平民纹耀,顿了顿,“自己的的纹耀当然要自己找回。”

  所以这几天,他首先帮九巧铃搜集原材料捣鼓了一个小仪器,做好之后就满城搞探测,而最后测出的结果,就是地图上那几个红圈:“它们分别是比邻都驻军营区、市区两家最大的妖侠酒馆——包括我们现在呆的这家——以及,东南方向的一处鱼市。”

  “这些地方……有什么问题?”

  “它们是这座城市里目前形脉脉频最不稳定的地方,也就是说,应该是正在发生大量脉活动的地方……也就是说,可能会有很多纹耀。”

  “这也能查?怎么查?”婕觉得很新鲜。

  “当当当~靠的就是我做的这个形脉探测器‘喵噗1.0’!”九巧铃得意地拍出一个金属小圆盒子,看起来像个方向仪,仔细一看,它和那只机械臂一样七拼八凑,圆形外壳根本就是个商标都没刮干净的小罐头盒子。不知道机芯用的是些怎样的部件。

  “它能测出哪里纹耀多?原理是……”苍桐青好奇地问出这个问题。九巧铃那对毛茸茸的耳朵立即得意地摇摆起来,“想知道嘛?想知道嘛?可好玩了!”

  “……别问。”岚广想阻止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两个小时之后,九巧铃终于讲完了关于纹耀的基本工作原理、形脉频变速率、形脉散布密度、机械探测原理以及“如何让‘喵噗1.0’发出可爱的‘喵噗’声而非喵吱、汪嘎或者唔噗”什么的一大套理论,并且写了满满一桌面的板书,最后总结:

  “简单来说就是,我的‘喵噗1.0’可以测出附近哪里纹耀最多!”

  早点说这句不就结了么……基思卡人毕竟是基思卡人,长得再可爱也掩盖不了科学疯子神经病的本质啊……苍桐青听这小姑娘侃了许久依然满头雾水,强忍住打呵欠的冲动,偷眼看婕,婕却全无倦意,正专心查看那张画着红圈的地图。

  而九巧铃继续说:

  “我们测了好几次,城里纹耀最密集的都是这四个地方没错。军营和妖侠酒馆里纹耀多是正常的,鱼市就很奇怪了!可见鱼市应该就是坏人藏纹耀的地方!可当我们准备好了去鱼市‘踩点’时,那一带的形脉量又恢复正常了……也就是说,那一大堆偷来的纹耀都不在那里了。”她郁卒地嘟起了嘴,耳朵也耷拉下来。

  “难道是犯人转移了赃物……或者,销赃了?”猜是这么猜,但苍桐青还真想不到倒卖纹耀有什么用——不,不是说偷来的纹耀和假纹耀没市场,但盗窃纹耀、伪造纹耀和倒卖纹耀都是重罪,而更简单更省事的非法获利方式不胜枚举。

  “有可能,我还考虑过是不是因为我们不够小心,动静太大,把犯人吓跑了。”岚广说,“所以我们躲得远远的,沉心静气继续测了几天,期间鱼市那里又出现了两次 ‘大量纹耀出现再消失’的情况……可见犯人应该并未发现我们,而这几次‘消失’大概都是去销赃了。现在的鱼市脉频很稳定,但如果我们运气够好,或者说,如果那些贼够贪得无厌,那么只要我们继续在附近蹲点等待,他们一定会带着大量纹耀再次出现。”

  而这种昼夜不停的轮流盯梢大作战,如果能有婕和苍桐青这两个可靠的新伙伴帮忙自然是再好不过。

  苍桐青与婕接受了他的提议。四人结了酒帐,当即决定向鱼市出发。

  不过在离开酒馆之前……

  还得摆平几个一发现我们那位龙族姑娘就欢呼着“婕!婕!!双马尾的卡拉肖克•婕!!”载歌载舞凑过来的兽族大汉。

  “等我一下。”婕皱着眉,拆散了九巧铃刚才给她捣鼓的双马尾,把两个金元往柜台上一拍。金元深深地嵌进了木质台面。

  “哇哦这招真好玩!我也想学!”九巧铃趴在柜台旁,想把那两个金元撬出来,可半天也没成功。

  美艳的粼妖老板娘倒是不太在意那两个金元,只朝着婕的背影说“小姑娘你悠着点,别开脉门哟”,然后转头向苍桐青一笑:

  “男人啊,最重要的就是知情识趣别添乱……尤其是,别惹本来心情就不好的妹子。”

  “……是……是啊。”他望着婕与那群大汉一起走出了酒馆大门,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噼里啪啦乱响与数声男人的惨叫,看着她两分钟后独自走了进来,露出神清气爽的优雅笑容:

  “久等了,我们出发吧。”

  “……果然我们还是该准备得更周到一点才行吧,”苍桐青的额角流下一滴冷汗,看向他的好前辈岚广兄,“连她的纹耀都能偷走的,真不知道是怎样的对手啊。”

  岚广默默点了点头。

  [零二]

  凌晨时分,天还没亮,比邻都东南角的鱼市已经喧闹起来。为准备迎接早市,鱼贩们正忙着进货,穿梭来往的都是商人与搬运工。他们要么一身钱臭,要么一身鱼腥,要么两者兼具。

  在这种环境里,苍桐青等四人无疑十分触目。好在岚广早有准备,在港口附近一艘废弃的中型渔船里布置了一个简单的“据点”。大家可以轮流休息,轮流监视。一旦侦测范围内出现大量纹耀,九巧铃的那个小圆金属盒子里就立即会发出“喵噗~”的声音,盘面上的指针也会开始狂转不停。指引他们奔向目标。

  这种监视工作实际执行起来当然是相当枯燥无趣,所以岚广说他们应该分成两人一组,轮流休息——再加上苍桐青和婕本来就通宵没睡。

  婕点点头表示赞成,随即抱着毯子找了个角落睡下,倒是一点儿都不挑剔。

  苍桐青也抱着毯子,在另一个角落里坐下,却没立即睡着,半躺着看九巧铃教岚广使用机械臂,它的名字叫“喵爪0.8”。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他则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只是偶尔点点头。

  真不知道那小姑娘怎么会想到雇这么个阴沉的大叔当保镖……苍桐青打了个呵欠,想起自己刚认识岚广的时候。

  那个脾气不太好的翼族大叔总是满身酒气一脸阴郁,但对苍桐青却意外的……友善。虽然他的友善也是用一些别扭而生硬的方式拐弯抹角地表达出来的。他自己说,是因为觉得苍桐青很像他过去的某个战友。

  “那他现在呢……?”苍桐青问出这句话就后悔了。

  “走了。和其他人一起。”岚广没再多说。乱糟糟的长发垂落额前,挡住了他的眼睛。

  想来也是,翼国一向全民皆兵,岚广这个年纪如果还呆在军队里,应该也是个大官了吧?可他现在却只是比邻都街头一个终日酒气冲天的醉鬼。这中间一定……发生过什么。

  而在苍桐青的记忆中,也确乎偶尔有那么几个瞬间,能看见岚广身上那种雾霭般笼罩的颓丧消沉气息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训练有素的军人姿态,思维缜密又利落果决,就像现在这个他,会灵活地采用一般人想不到的基思卡方式去抓贼,又小心周密地安排了潜伏据点,令后辈新人很是佩服。

  但更多时候,他还是一副了无生趣的酒鬼嘴脸,像一根潮湿的火柴,连燃烧自我的资格都没有,找不到存在的意义,只等着慢慢腐烂。

  真不知道他现在这副清醒又靠谱的样子能维持到什么时候……是把那个基思卡小姑娘送到目的地?还是找回纹耀之后就会恢复“原形”?苍桐青胡乱地想着,渐渐睡着了……直到被一连串“喵噗喵噗喵喵喵喵噗噗噗噗”的怪声惊醒,一睁眼就看见天色大亮,九巧铃忙着把那个金属手套一样的机械臂“喵爪0.8”往胳膊上装,而婕正从容地梳着头发:

  “醒得正好。已经是下午了。刚想叫你起来轮班,那小玩意就开始喵喵喵喵喵了。”

  结果我睡了一整个白天嘛……苍桐青有些惭愧。他赶紧起身整了整衣服,收拾随身物品。

  这时岚广已经站在渔船舱口,手里提着一把长枪。海风吹起他额前的长发,拂过他神情严肃的脸,让他看起来又像是个干练有为的可靠军人了……当然,真正的加分点还是他手里那杆长枪。苍桐青不是第一次看见它了,但每次见到它时都还是忍不住感慨于它洗练的线条与雪亮的锋刃,不仅制作精良,保养得也很好,与它的主人一贯的邋遢颓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岚广察觉到苍桐青的视线,回头对他说。但一回头就发现,原来他看的是自己的长枪,于是不由得又自嘲地翘起了嘴角:

  “是他们留给我的。”

  他们?苍桐青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大概是他过去那些战友,其中有一个与自己很像什么的。

  听他那种惨淡苦涩的口气,他们可能已经全部阵亡了吧?

  “那还真是……”苍桐青有点不知该如何应答。岚广也没多说。等女孩子们收拾好了,四人随即出发,在九巧铃那个小探测器的指引下,奔向鱼市西南角的一间仓库。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膜拜作者
  • 文笔很棒
  • 剧情精彩
  • 看不明白
  • 天雷滚滚
  • 手滑点赞
  • 默默路过
  • 快点更新
本站所有轻小说均为用户提供上传,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立刻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负任何责任;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转载需要注明出处和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