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9轻小说
gif
搜 索

第三章 旧识(上)

作者:伊谢尔伦的风/青青树来源:www.4399dmw.com更新时间:2012-09-03
  • 观看模式
    • 白昼
    • 深夜
    • 浅紫
    • 淡蓝
    • 藕粉
    • 雾灰
    • 米黄
    • 草绿
    • 湖绿
  • 字号设置
    • 大号
    • 中号
    • 小号
  • 播放样式
    • 手动观看
    • 自动播放

  【零一】

  永昼沙漠地处树国以西,神圣沙国境内。沙国的格洛莫赫人神秘莫测,待人冷漠,永昼沙漠更是炎热干燥、人烟稀少,并且如其名般,从来没有真正的夜晚。没几个人真正知晓永昼沙漠“永昼”的原因,不过大家都知道,尽量不要进入沙漠深处就对了。

  而对苍桐青等四人来说,去永昼沙漠倒是一举两得。一方面是因为,按花芫提供的情报,白祸的下一个目的地就在永昼沙漠深处;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岚广送九巧铃回国必须经过横贯永昼沙漠的衣裳路。理想状态下,他们能在乘马车去风国的路上“顺便”逮住白祸找回纹耀,然后继续西行。

  当然,这是“理想状态”。而现实总是残酷的。

  还没离开比邻都,苍桐青一行人就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世上最残酷的一个“常识”:

  没有纹耀简直寸步难行。

  九巧铃本来就是白身,之前也一直没有纹耀。她未曾觉得旅途上有特别不便,一是因为关键时刻可以拿出学校开的证明信,二是因为她看起来就很天真可爱安全无害。

  但现在的情况就不一样了。

  租马车时他们被各家车马行嫌弃,有店家直截了当地表达了疑虑:“一行四个人却连一个纹耀都拿不出来,谁知道你们是真的丢了纹耀还是什么犯罪团伙啊?”

  虽然他们随身带着花芫提供的证明信,但依然很难消除店家的警惕:

  “连自己的纹耀都保不住的妖侠,还要租我的车走衣裳路?随便一两个山贼也能放倒你们全团吧?”……岚广被问得烦了,好几次差点没和人家打起来。

  凭着姑娘们的笑脸与苍桐青在比邻都的人脉,他们好不容易才租到了马车,总算踏上了旅途,结果到了米拉都休息住店的时候,旅店老板一看见婕进店,就激动地喊着“高贵!华丽!”泪汪汪地迎上前来,可一发现她没纹耀,便硬生生把眼泪给憋了回去……

  等到他发现她的所有同伴都没纹耀时,他就直接建议他们“其实像这样好的季节,睡在大街上也别有一番情趣”了。

  婕忍无可忍,果断换了家店,九巧铃也忍无可忍,临走时偷偷用“喵爪0.8”削断了老板的高跷。

  ……可这样耍小脾气不就更像没纹耀的白身流氓团伙了吗?苍桐青默默扶额。

  诸如此类不愉快的经历一再上演,终于他们走到了树国与沙国的交界处,很快就会进入了无人烟的荒蛮之地……

  结果办理离境手续时,当地驻军倒是立即接受了花芫开的证明信,但婕被人给认了出来。

  听见有人说“龙族的妖侠居然也……”和“婕啊!是那个卡拉肖克•婕啊!”的时候,我们这位龙族大小姐都表现出了相当高的涵养,但办理手续的过程中,她看起来随时都能把这间边境关卡整个给炸了。

  ……当然,她真正想炸的人必然是白祸。

  之前在比邻都时,花芫为他们分析,白祸杀死那个默拓窃贼富霸财前那句“你不该这么贪心”的意思应该是说,富霸财应该广泛撒网,聚少成多,多换几座城市作案,而非死心眼地咬住比邻都不放……她的意见显然是正确的,富霸财一伙人连续多次在比邻都及周边犯案的结果就是像现在这样,引发了当地妖侠和驻军的密切关注。

  那个眨巴着一双可怜兮兮的豆豆眼的小贼居然叫“富霸财”?苍桐青第一次听见这名字时有点想笑。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好像应该是……那家伙被自己逼问时一脸宁死不屈,到最后被白祸勒死也没多讨一句饶,在他被当做“自称魁拔的神经病”关起来再放出去的那么短时间里,花芫到底是怎么发现他的可疑之处,又是用了什么手段从他嘴里逼出情报来的啊?!细细想来有点可怕……

  还有,对那个死在海边的雾妖(婕说他名叫雾沼)也是,花芫说他联系了那位开酒馆的粼妖老板娘,通过老板娘独特的情报网得知,他是在树国南方的星移之海上受了重伤落入水中,被海中的粼妖发现,然后把他送到了绿叶港。

  他怎么什么都知道啊!他情报怎么来的那么快啊!!他跟老板娘原来有那么熟吗!!

  回想起花芫平日里那副闲散随便得过且过的模样,苍桐青突然打了个冷颤。现在想起自己在夜市上故意招摇赶走狄秋的事情,突然觉得都只是在卖弄可笑的小聪明。

  ……算了算了,别想那个了,总而言之,找回纹耀之后就朝星移之海出发吧。

  “那么,其他城市乃至其他国家有没有白祸、富霸财等人的同伙呢?”婕的关注点则在这个地方。对此,花芫表示他将迅速联系其他城市的治安官,当然作为感谢,他也会继续向苍桐青等人提供相关情报,直到他们找回自己的纹耀。

  而白祸接下来的目的地,按富霸财交代的,应该是永昼沙漠深处的某座遗迹,据说那里埋藏着二代魁拔当年四处掠夺的大量纹耀……

  “二代魁拔抢过纹耀?”

  “所以说是传说啊。”

  “白祸他们到底要那么多纹耀干嘛,当牌打还是当棋下啊……”苍桐青撇了撇嘴。

  “说不定是当积木堆着玩呢?”九巧铃忍不住想象起来,用一大堆纹耀当积木叠着玩的场面,好像也挺好玩的。

  “管他呢,我只要找回自己的就好。”而岚广还是这个态度。

  那么多年征战之后,他失去了翅膀,失去了战友,失去了胜利与骄傲,也失去了妖侠的身份,最后就只剩下这个卑微的平民纹耀了。

  就算丢失纹耀可以补办重发,他也还是想要找回自己原来的那一个。这就像战士不愿让医者抹消自己身上代表往事的伤痕一样,并不需要太多理由。

  而婕呢,则专注地查看着花芫递过来的一张地图。虽然她不是第一次去永昼沙漠,但那里危险又广袤,实在必须做好万全的应对之策。幸而在手里这份最新版的神圣沙国地形图上,富霸财已经用红笔画出了简要的路线,还有那个遗迹的地标特征……

  那是一座高大而独特的雕像。

  “这里不就是……”卡拉肖克•婕一脸惊讶,又仔细对照了两三遍确认自己没看错,“不就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雾月的地方吗?”

  这样一来,去永昼沙漠的“一举两得”就变成“一举三得”了。

魁拔官方小说魁拔之雾凝纪事

  【零二】

  “你和她都去那种地方干嘛啊?”马车车厢内,苍桐青一边问,一边下意识地把玩着挂在胸前的那两个小锦囊。出于一种职业性的谨慎,他没有把那个金色的小球放回它的“蛋壳”里,而是给让“蛋壳”和里面的雾月画像继续保持原样,并为它也专门缝了个小锦囊,就挂在放金球的那个锦囊下面。

  当然,婕看见他缝东西时的感想又是……祝他成为一个出色的好新娘。

  “不是说了么,当时我们都是去找‘魁拔的宝藏’……但最后的结局并非‘我们和雾月两帮人抢宝藏’那么简单,还有一个似乎是她仇家的神秘男人也搅合了进来。结果我失去了一个伙伴,还有一个受了重伤……之后我就一直是独自行动了。”

  婕说着,望向马车外茫茫的沙海。四周既无建筑,也无植物,单调而荒凉。不断蒸腾的炎热空气中,远方沙天一色的地平线看起来有些扭曲,像个无边无际的噩梦。

  “而她和她的同伴得到了宝藏,然后去了星移之海,从此下落不明?难道是又遇上仇家了?”一位女神……到底想探寻的是怎样的宝藏,又会有怎样的同伴与敌人呢?

  “很有可能。”婕想,再去一次那座遗迹,说不定还能发现一些关于雾月的线索。

  离开树国之后,他们起初是沿着衣裳路向西前进。那是一条横贯大陆的通商要道,命名原因据说是“最初由开辟道路的探险者从树国带了大批衣物回商国”,商国也因此将祭天的节日命名为“更衣节”。

  衣裳路东起树国口岸比邻都,西至商国首都友谊城,路况较好,常有维护,沿途还设有不少驿站供来往商旅休息补给。在人烟稀少、自然环境恶劣的永昼沙漠中,衣裳路一线最为安全:沿途水源、绿洲较多,流沙与风暴较少,被桑昼或盗贼袭击的几率也较低——这都是古代默拓商人努力的成果。

  但苍桐青一行人并没打算好好享受先人们的恩惠。上路没多久,他们就偏离了正道,驶向危险的沙漠深处。

  一旦远离官道,首先需要讨论的问题就是“遭遇危险、发生战斗时的战术组合安排”。就种族来说,在整个地界,翼族和龙族的战斗力都是数一数二的,而苍桐青的第一个想法也理所当然的就是“那,空中突袭和掩护就靠岚广兄你了!”

  没想到得到的回答却是“我酒没醒,不能飞。酒后飞行很危险的。”

  “知道危险你还成天喝呀~”九巧铃撅起嘴,用手指戳了戳保镖大叔的胳膊。

  “我乐意。”岚广冷淡地回了一句,拧开酒壶又喝了一口。

  确实,飞不起来的翼族一点竞争力都没有:翼族擅长的突击、奇袭等战术都派不上用场,跑快递这种无须战斗的工作也做不来,就算想像其他种族一样平平常常地在地上走着,背上却又多了个累赘,怕碍事,怕受伤,还怕寄生虫。

  他就像一具断了刃的剑,还不如一把生锈的火钳。

  且醉且行流浪各地的时候,岚广很少有机会能在正规或不正规的中介所里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人们当然会好奇原因,起初他都说“翅膀受伤了,还没好”;后来他发现,“酒没醒”这个理由听起来更合适。

  也更适合自欺欺人。

  有时他也厌恶这些好笑的谎言。但是没办法,撒谎最大的麻烦就在于,必须记住那些自己虚构的东西,有必要的话还得越编越多,把雪球越滚越大。

  好在他一直四处流浪,和谁都只有一两面之缘。他所需要做的,只不过是一直喝酒而已。

  【零三】

  对岚广来说,这种颓靡消沉的生活方式已成日常,而苍桐青则显然有些郁闷。他倒也没指望一切都会像传奇小说里写的那样顺利,“主角豪气干天地纠集一群人马,饮着劣酒吟着好诗消灭坏蛋保护世界光大纹耀”,但自己摩拳擦掌策划着的“战术构思”还没成型就被整个打乱了,难免有些不爽。

  算了,其实也不是不知道,岚广兄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回想起最初结识岚广的时候,苍桐青还是个刚成为保镖的新人,因为家里反对所以穷得叮当响——按辉妖方言俗语来说就是“比翼族还穷”,结果没想到,帮他忙的也是个翼族。

  比邻都的保镖业内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新人保镖应该拜一位前辈妖侠为师,接受一对一的指导。有前辈妖侠引荐才能注册登记,而出师后才算正式入行。当然,拜师是肯定得奉上礼金的。

  可苍桐青做妖侠没得到家里的一分钱资助,自己的那点儿小积蓄付了房租和押金之后所剩无几,哪来的钱付礼金?

  再加上,固执的的父亲希望他回心转意,四处交代亲戚朋友不许帮他忙,银号也不愿意借钱给一个没有人脉没有资历没有抵押的小鬼……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他几乎打算藏起纹耀干回本行找一家裁缝店打几天零工攒钱了,却没想到偶然认识了岚广,一个根本没资格在正规中介所接活儿的平民纹耀翼族大叔。他站在那里,落落拓拓地扛着杆长枪,枪上挑着个酒壶,身上酒气未散。

  听苍桐青讲述了自己的境遇之后,岚广轻描淡写地说:“堂堂一个妖侠,不能被钱压死。干脆你拜我为师好了,不必送礼,请我喝一杯就行。也不用叫什么师傅,就叫‘岚广兄’吧。”

  “岚广兄你肯指点我我当然很感激啦,但是……”苍桐青为难地看了一眼他的纹耀。拜一个没有正经保镖资格的平民纹耀为师,就像在不被政府承认的乡下私塾里念书一样,读出来也没文凭啊!

  可岚广像根本没看见他的脸色似的,把散乱的黑色长发往脑后捋了捋,整整衣领,拖着苍桐青就进了中介所的人事办公室。

  苍桐青极不情愿,他觉得自己完了毁了还没注册呢就跟着个醉鬼做这么不守规矩的事情肯定要立即变成比邻都保镖界的一大笑柄了……却没想到办公室负责人见了岚广,竟立即恭恭敬敬地站了起来,老老实实奉上登记表,三两下就把手续解决了。

  “这件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那就是:真正重要的不是纹耀,是实力。……骗你的,其实是他正好欠我一个人情。”当晚,岚广一边喝着苍桐青请的酒一边说。

  他就是这个样子,大部分时间都只沉默地喝着酒望着海,虽然不发酒疯,但也不做正事;就算偶尔干了让苍桐青觉得很厉害的事情,他自己也不会开心得意,只会皱着眉露出自嘲的笑容。

  总之,苍桐青就这样成了岚广的徒弟,一个月后出师,获得了正式的保镖资格。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他经常跑长途出差,回城时如果遇上岚广也在城里,就一定会请他……他倒是想只请岚广吃饭,因为他敬重这位大哥,也担心他的身体健康——但每次说请吃饭,最后都还是被拖进了酒馆。

  岚广兄啊少喝点酒吧有碍工作也对身体不好……苍桐青当然也曾试图劝阻他。

  但是岚广说:“喝酒,才能知道自己醉了。像你这个样子,只做白日梦不喝酒,就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零四】

  他们是四个人轮流驾车的,一人驾车时,另外三个人就在车厢内休息整备,随时准备应对可能发生的袭击。唯一的例外是九巧铃:她之前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又好奇贪玩,放她一个人在驾座上,她甚至会试图和拉车的鱼马聊天,然后就拐错了弯…………她说她是“归纳树国鱼马语言的基本语素”归纳得太专注了。

  ……因此,她驾车时需要有人陪同监督。

  沿着花芫提供的地图一路驶向西南,大家始终警惕地提防着桑昼的出现,却一直什么都没发生。永昼沙漠酷热难耐,又没有日夜之分,能在这里生息繁衍的生物自然强悍非常,自古以来就经常有“商队遭遇桑昼袭击,全灭”的传说。

  但走了这么远的路,什么都没遇上,反倒让人更提心吊胆,“会不会出现了什么比桑昼更危险的东西?”

  这么小心翼翼地走着,又走了很久很久,还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苍桐青既困且热,打着呵欠钻进了车厢,换九巧铃出来。岚广跟着坐在一旁。

  在永昼沙漠,岚广黑色的羽毛会特别吸热,因此一进沙漠,他就换上了能覆盖住整对翅膀的加大号白色斗篷。可就算这样,他也还是觉得热得难受。细小的沙粒又老往羽毛的缝隙里钻,硌得慌,并且很难自行清理,但他可不想让别人碰他的翅膀……岚广正胡乱地想着,九巧铃突然一拉缰绳勒住鱼马,跳下了车:

  “咦,地上怎么倒了个人?”

  “喂,别乱跑!”岚广喊她她不听,他只好也跟了下来。衣裳路之外的地方很容易迷路,遍布着各种“这倒霉商队就这样全队消失了”“据说那里有个无形的迷宫,进去了就永远也走不出来”之类的传说。况且就算没迷路,也可能碰上盗贼流寇布下的诱饵……

  这丫头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怎么回事?”苍桐青和婕见他们停车,也开门跟了出来。原来不远处一座小沙丘旁倒了个戴眼镜的香肠嘴大叔,旁边还卧着一匹温顺的鱼马,驮着些行李。看来他是个孤身穿越大漠的旅人,晕过去了。

  “你没事吧?”九巧铃刚想蹲下身去拍他脸,被岚广一把拉到身后。他用长枪的枪杆底端捅了捅那个香肠嘴大叔的肩膀:

  “还没死就吱个声。”躺在这么热的沙地里,就算不中暑也会烫伤的。

  “嗯……呃?”香肠嘴大叔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好一会儿才弄清楚周遭的状况。他说他叫朋朋,是辉妖族妖侠,正要去商国首都,却在路上迷失了方向,然后又遭到了盗贼袭击……

  辉妖?炭条眉毛香肠嘴,长这样的辉妖还真是第一次看见(而且辉妖怎么会叫“朋朋”这么奇怪的名字啊?)……婕忍不住瞟了一眼同为辉妖的苍桐青,却正好撞上苍桐青的视线——看来他俩都在感慨这件事。

  算了,现在不是取笑人家长相的时候……说不定他是被揍成现在这副尊容的。婕继续问:

  “那袭击你的人呢?跑了?”可他的行李看起来都还好好的,似乎没遭抢……

  “不,我快晕过去的时候,有个小伙子救了我,然后好像和他们打起来了……”香肠嘴大叔朋朋指向不远处干涸的河床。

  苍桐青这才发现旁边那条浅浅的河床的存在。他们刚才都围观朋朋去了,因此没留意什么河床,又因为逆着风向,也没听见声响。

  但河床里却并没有人在打架。只有一个少年,刚刚收回剑,四周的地上还整整齐齐摆着几个…………人头?!

  “他……他们的脑袋被砍下来了?”九巧铃害怕地拉了拉岚广的袖子,耳朵也耷拉下来。

  岚广笑了:“没那么吓人。你不是有望远镜么?仔细看。”

  “敢骗我就咬你哦……”她依言找出望远镜,结果一看也乐了:原来那些家伙竟都是被垂直埋进了沙土中,只有脑袋露在外面,脖子四周的土堆得整整齐齐,严严实实。按永昼沙漠的地表热度,这么埋上几个小时他们就该被烤熟了。所以他们中有的人在试图挣扎,有些人正大声咒骂,不过因为逆着风,听不太清。

  “瞧见什么了?”苍桐青见九巧铃边看边笑,便向她借望远镜。轮到他看的时候,那少年正在慢悠悠地擦剑、整衣。

  刚才那个香肠嘴大叔朋朋虽然长得奇怪,发型和服装品位也不佳,但衣物和护甲的用料确实都是树国出产的没错。而眼前这个少年的着装是很明显的辉妖风格,面料却是五花八门,各国出产的都有,似乎是在国外游历了很长一段时间,但一直都在按辉妖的习惯添置衣物。再看用料和款式,他的一身行头都还挺新,但不乏缝补痕迹,看来是时常遭遇战斗,衣物很容易破损乃至报废……

  苍桐青按职业习惯,把他仔仔细细从头看到脚。并且还另外注意到,朋朋没中暑也没烫伤,可见那少年和盗贼们应该没打多久,可看他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身上也没沾多少沙尘……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那些人全部笔直埋进河床底部的沙土中的。

  “那个人……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婕倒没用望远镜,只是眯着眼凝视那个少年。四周光线非常强烈,他又侧对着他们,看不太清脸。但婕隐约觉得,他好像有些眼熟……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突然转过了头,一抬眼就看见一群陌生人围着朋朋,以为又出现了新的强盗,吃了一惊,提着剑三两下就跳了上来,凌空一剑劈下:

  “放开他!!”

  “等等!”婕张开盾形脉附挡下一击,总算看清了他的面容,“你是……木心?!你怎么会在这里?”

  “……卡…………卡拉肖克•婕?!”被婕称为木心的长发少年更吃惊了,“我还以为你们是强盗的同伙……”

  她还是那么漂亮啊……

  木心怔怔地望着面前的金发少女,很是发了一会儿愣,愣到旁人都几乎以为他是中暑了热傻了的时候,他又突然一举手,指着婕开了口:

  “来一次堂堂正正的妖侠决斗吧,卡拉肖克•婕!你的对手是,神圣树国谢都辉妖平民纹耀,木心!”

  “‘平民纹耀’和‘妖侠决斗’……好像有点不搭?”九巧铃天真而直白地问。

  “重点是‘妖侠精神’啦,妖侠精神~”苍桐青耸耸肩,挥挥手,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你们辉妖的‘妖侠精神’是荒郊野地里见到旧识第一句话就要求决斗啊?”岚广看热闹似地抱起胳膊。不管怎么说,相比那个香肠嘴眼镜男,这个叫木心的家伙好歹确实长得比较像辉妖。

  “……还是那么死心眼,一点都没变。”婕以手扶额,叹了口气。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膜拜作者
  • 文笔很棒
  • 剧情精彩
  • 看不明白
  • 天雷滚滚
  • 手滑点赞
  • 默默路过
  • 快点更新
本站所有轻小说均为用户提供上传,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立刻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负任何责任;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转载需要注明出处和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