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9轻小说
gif
搜 索

第三章 旧识(下)

作者:伊谢尔伦的风/青青树来源:www.4399dmw.com更新时间:2012-09-04
  • 观看模式
    • 白昼
    • 深夜
    • 浅紫
    • 淡蓝
    • 藕粉
    • 雾灰
    • 米黄
    • 草绿
    • 湖绿
  • 字号设置
    • 大号
    • 中号
    • 小号
  • 播放样式
    • 手动观看
    • 自动播放

  【零五】

  “你和他认识?”苍桐青问。

  “说来话长。”婕不想让她的搭档一下子激动过头,决定先把某件事按住不表,于是换了个话题:

  “你现在在做那位朋朋大叔的保镖?”她故意说错,为的是引起木心的话头。

  “不,只是偶遇。我一直在这里,扫除桑昼,锻炼身心。偶尔也教训一下强盗。”木心不闹着要决斗时,完全是另一种言谈风格,无论表情还是语调,都极为淡定,淡定得称之为木讷也不为过。

  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与凶猛的动物作战来磨练自我是吗……婕心想,还真有这个武痴一贯的风格啊。

  “难怪我们走了这么远,一只桑昼都没遇到。”岚广说,“你的‘扫除’范围还真够大的。”

  “那位大叔,”木心指了指朋朋,“那些人本来只是想抢他东西。结果他话太多,好像自己什么都知道一样……就被胖揍了一顿。我看不过眼,所以帮了一下忙。”

  “呃……真是麻烦你了。”朋朋拱手致意。

  “那你是怎么把那些坏人埋进土里的呀?”九巧铃摇晃着耳朵,好奇地问。

  “靠脉术。他们一共有八个人,先全部打晕。然后用圆筒形的脉附在地上挖八个坑。再卷起一阵风,把他们挨个扔进去。最后填土,再踩几脚。几分钟的事。”木心说得简明平淡,好像弄出如此轰轰烈烈的动静简单得就像盛八碗饭似的。

  可这家伙以前不是一直坚持只靠剑术作战的么?婕正想着,木心又朝她举起了剑:

  “我说完了。继续决斗吧,卡拉肖克•婕!”

  唉,这脾气也还是老样子。婕在心里叹了口气,随即笑盈盈地对他说:

  “急什么呀,首先不能把朋朋大叔晾着不管,然后,咱们就不能找个阴凉点的地方么?就算我无所谓在这里决斗……我的同伴里也还有不爱打架的小姑娘呢。”她猜他既然长期呆在永昼沙漠,一定有准备比较凉爽舒适的休息地点。

  “有道理。”木心点了点头。于是他们先送走了朋朋,为他指明了能回归衣裳路的方向,然后在木心的带领下,走到一处毫不显眼的沙丘旁。木心的脚在不知什么机关上踩了一下,那沙丘上竟随即显出了一个足够鱼马出入的洞口。

  “下面是?”婕眯起眼睛往洞里望,黑漆漆的一片。

  “很长很长的地道。我累了就在这里休息。进来吧。”木心第一个跳了下去。

  “这洞口不够宽敞哪……鱼马倒是也能进去,可我不想把车扔在外面。”谁知会不会被强盗偷走呢?婕思考了三秒钟,望向九巧铃:

  “九喵,你有扳手和螺丝刀么?”混熟了之后,苍桐青和婕都管她叫九喵,只有岚广似乎不好意思改口。

  “有~呀~”九巧铃立即明白了婕的意思,耳朵开心地摇摆起来。

  十五分钟后,九巧铃一个人高高兴兴地把马车拆成了七八十块。苍桐青他们以脉附为“绳索”,把它们和鱼马分批运进了地洞内。一进地洞,她又很快用现成的马车零部件组装出了一辆两轮小拖车,方便装载其他的部件。

  地洞里阴风阵阵,深邃宽敞,两头都不知道通向何方,木心带他们进来的这个洞口可能只是一个非正式出入口或者换气通风窗。虽然年深日久缺乏维护,但还是明显看得出人工开凿的痕迹,墙壁上仍残留有不少完好的火把插口。

  这里该不会是传说中神出鬼没的格洛莫赫人修建的……苍桐青正想着,只见木心点好火把,关上洞口,认真地问婕:

  “可以决斗了吧?”

  噗……这小子完全就是一直在被婕耍着玩嘛!旁观的苍桐青都快笑出来了。看着吧,婕一定马上又会找到新的搪塞借口,而这呆子直到最后都不会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别急嘛。”果不其然,婕又是这句话。她四处看了看,找了个比较舒服的角落坐了下来,“先说说你们在星移之海上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吧?”

  “星……星移之海?”苍桐青立即笑不出来了。

  木心也是一脸惊讶:“你……都知道了?”

  “只知道一点儿。”婕用拇指和食指比了个代表“很少”的手势,然后扭头望向好像有很多话想问的苍桐青,“没错,他就是之前和我抢藏宝图的对手之一,雾月的同伴。”

  “你认识雾月?”木心问。

  “他认为雾月是一位天神呢。”

  “天神?她怎么会是天神?”木心的眼神又有点发愣,“……不过如果她是天神的话,好像就说得通了,为什么他们一定要抓走她…………”

  “抓走?”

  “别自己一个人东想西想了,”婕打断了他,“你先说说你遇到了什么事情,然后我们交换情报,来汇总整理一下吧。”

  这时候如果是苍桐青,绝对会和她讨价还价,要她先开口。但木心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我就还是按时间顺序从头说起吧。”

  这个故事之于木心,并不是从雾月开始的。

  一直以来,木心都游历于世界各国之间,到处挑战强大的对手,磨练自己的剑术。

  今年春天,在龙国边境,他遇到了一支由一个老头与两个小孩组成的寻宝队,并且加入了他们。领队的熊彼特爷爷据说曾经是兽国的将纹耀,但后来因罪变成了白身;而带的两个小孩是他的孙女阿兔,以及一个基思卡少年阿荣。阿荣说,自己的叔叔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因为发明了过于强大的脉术武器遭到神圣联盟的迫害……后来叔侄二人失散,是熊彼特救了他,带他一起寻宝冒险。

  木心加入之后,熊彼特爷爷带他们去商国找默拓人买藏宝图,但是买不起。因此,他们只好和几个持有藏宝图的雾妖结伙,而雾月就是他们的主人……至于冒险的终点,当然就是那座“魁拔的遗迹”。

  冒险途中自然历经了很多波折,比如神秘人物对阿荣的追杀,比如沙漠土豪的阻碍,比如婕和她的同伴们半路杀出来抢藏宝图……等到最后好容易进了遗迹,不但婕那帮人又来搅局,还出现了一个名叫雾魂的神秘面具男,他和雾月似乎是旧识,而且好像就是曾对阿荣的叔叔出手的那个雾妖坏蛋……

  总而言之,坏事都是那个叫雾魂的家伙干的,而目标则一直是看似平凡的基思卡少年阿荣,与好像很有来头的雾月。

  “雾魂?”岚广突然打断了木心的话,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

  “你认识他?”婕问。

  “我知道一个名字相似的家伙……可能不是同一个人吧。反正雾妖的名字听起来差不多,一样都是又暗又冷。”岚广朝木心做了个手势,“你继续。最后还是你们赢了?”

  “当然少不了都有伤亡……可惜让那个面具男逃走了。”木心瞟了婕一眼,他们都同时想起了自己死伤的同伴,“不过最后,我们找到的那份‘宝藏’……并不是什么金银财富。”

  所谓的“宝藏”是一本古书,书上写满了难解的文字。熊彼特爷爷说,星移之海上有一座小岛,岛上的隐者可能认识这种文字,于是他们就离开了遗迹,向着沙国南部的港口出发。

  结果船开到半途,刚刚驶过雾国的薄暮港没多久,还来不及见到什么小岛和隐者,雾魂就又出现了。

  “那天风浪很大,一般人在甲板上根本站都站不稳……雾魂手下有个用鞭子的女人很厉害……”

  用鞭子的女人么……苍桐青觉得自己好像想起了谁。而木心陷入了片刻的沉默,他回忆着,皱起了眉,攥紧了拳头,显然那是段让人高兴不起来的往事。最后他终于继续说:

  “熊爷爷他……死得很英勇。”

  “……他死了?!”婕很惊讶,甚至还有点难过,“我记得他自称曾经是将纹耀?”与阴沉冷酷的雾沼不同,熊彼特豪爽又随性,是个很讨人喜欢的老爷爷。

  “不是‘自称’,他就是!!”木心的拳头往地上一砸,“他都是为了保护我们……可我们还是输了。我亲眼看着雾魂抢走了古书,抓走了雾月和阿荣……我们的船也粉身碎骨,和熊爷爷还有一些无辜的海员一起沉进了海里。我算运气好,塔斯基那个吃货没受什么伤,他力气大,带着我和阿兔游回了薄暮港,后来他就陪阿兔回兽国老家了。至于雾沼那家伙……他对雾月很忠诚,战斗时受了重伤,大概也淹死在海里了吧。”

  “不,他支撑得更久一点,一直漂到绿叶港海边才断气,据说是海里的粼妖用气泡载着他送过去的。而且,他还留了遗物和遗言。”婕望向苍桐青。

  “他临死前……说出了‘魁拔……阻止……快……救她……’这么几个字。”苍桐青思索着,“起初我以为他是遇上了自称魁拔的海盗,但现在……你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么?难道魁拔复活的事情和雾魂有关?”

  “魁拔啊……”木心回忆了一下,“没提到魁拔。但你一说我就想起来,曾经听见他问阿荣,‘有没有兴趣帮我造冲天槊?’”

  “冲……冲天槊?”苍桐青听说过,那是传说中魁拔专属的战器,威力非常强大,是由古代最杰出的蛰族工匠为他打造的。

  “那,阿荣答应了吗?”婕问。

  “怎么可能!”木心握紧了拳头。阿荣怎么可能答应那种事呢?他叔叔遭到迫害、追杀,不就是因为不愿意自己发明的强大武器落入野心家手里?更何况是为雾魂那种混蛋复制一件魁拔的可怕兵器!

  “冲天槊要怎么造啊……它又是用什么造出来的呢?”九巧铃好奇地问,“朴木?钶铁?银钶铁?”

  “恐怕只有当年那些蛰族工匠才知道。”岚广说。

  “等等,我觉得之前有个地方有点……”苍桐青还在意着木心刚才说的那句话,“你说他手下有个拿鞭子的女人?那女人长什么样子?”

  “是个兽族女人。发色肤色都很淡。金色竖瞳,舌头分岔。拿着一条皮鞭……用皮鞭甩出许多针形脉附。”

  “那不是……”苍桐青抬起头,发现他的三个同伴也正望着他,显然大家想的都是同一个名字——

  “……那不是白祸么…………”这到底是个提示,是个解答,还是拉出了更多谜团呢?

  “白祸?”木心问了一句,但没有人理他,或者说,没人有功夫理他。

  “白祸是那个叫雾魂的坏人的手下?那也就是说……”九巧铃皱起了眉。

  “也就是说,她的那帮小贼偷纹耀都是为了雾魂。”岚广接口道,“而雾魂又想造冲天槊,又收集那么多纹耀,他的目的……”

  很多事情似乎有了答案,又似乎变得更复杂了。

  “可能是……称霸?阿荣不是跟木心说过雾魂想请他的叔叔设计强大的武器?”婕想,毕竟是雾妖嘛。她记得曾经在哪本书里读到过,第一代魁拔就是死在夜国首都浓雾镇的,那里是他最后的据点——早在一千六百年前,雾妖就曾与魁拔为伍。虽说只有疯子才会想和魁拔扯上关系,但这个疯子如果是个雾妖,人们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

  苍桐青恍然大悟:“那么女神……雾月一定是想阻止他的阴谋!”嗯,这听起来也很像神族会做的事。

  “不,我觉得她和雾魂比较像本来就有仇。”木心淡淡地说,然后他望向婕,“该你说了。从白祸是谁说起吧。”

  “我们嘛……简单说来就是,我们三个的纹耀都被偷了,”她指了指苍桐青和岚广,“现在正在找偷纹耀的贼。她就是白祸。”她说的并不准确,不过单论现状的话,反正就是“想找纹耀就要抓白祸”这么一档子事。

  “她……有那么厉害?居然能偷走你的纹耀?”木心果然也是这个反应。

  婕笑笑,没答他:“总而言之,根据花芫的情报,白祸会去那座‘魁拔的遗迹’。如果她在其他城市还有同伙,她可能会逐城找同伙拿纹耀,那么我们直奔遗迹,说不定还能快她一步,设下埋伏。”

  “比邻都的治安官花芫。”木心点点头,“我见过他,很厉害,是个能做将军的人才。”然后他用和刚才一样平淡的口气继续说:

  “魁拔的遗迹。这里就是。”

  【零六】

  这里就是?骗谁啊?!苍桐青满脸惊讶:“不是说‘魁拔的遗迹’外面有很大一座雄伟的雕像?”而这里只有一个小沙丘一个破暗门……

  “它在好几座大沙丘的另一头,你当然看不见。这个遗迹很大,很长。我偶尔也会在这里遇到桑昼。”木心说,“你们如果跟着我一直走,从另一个出口走出去,就能看见那座雕像了。”

  “这座遗迹里一共有几条路呢?”婕问。

  “还记得么,之前我们抢‘宝藏’的那个‘大厅’。以它为中心,四壁上各有一个门洞,通往四个方向四条路。有两条比较简单,可以走到底。还有两条比较复杂,我还来不及走全。我们现在呆的这条路属于‘比较简单’的。”

  “这样啊……那我们就先以‘大厅’为目的地出发吧。还是要麻烦你带路了。”婕笑着说。

  “行。”木心当即站起身来,“等抓住白祸,拿回你的纹耀,我们再堂堂正正地决斗一次。”

  “嗯,一言为定。”这一次,婕郑重地点了点头。

  “雾月她……是个什么样的人?”走在似乎望不见尽头的漫长地道里,苍桐青忍不住开了口。周围相当安静,只有九巧铃一直在絮絮叨叨地小声和她的鱼马宝宝们聊天,难免有些无聊。

  “不清楚,不太熟。”木心摇摇头,“起初她一直躲在轿子里不露面。后来出来了,也冷冷的,很少讲话。”

  “她和那个名叫‘阿荣’的基思卡人比较熟?”

  “似乎是。毕竟阿荣好像救过她的命。他是个好孩子。”看来木心和阿荣熟络一些,可以讲的内容也比较多——

  比如说阿荣心灵手巧,会造车,会修船,还会造脉术手枪。阿荣虽然只有十四岁,遇事却很沉着勇敢,面对雾魂的威逼利诱绝不动摇,还曾为了雾月下角斗场挑战强敌。阿荣身手一般,但是枪法很准,最后居然还打伤了白祸……

  “他不是靠瞄准,而是靠‘计算’来开枪的。只要算准了对方接下来的运动轨迹,他闭着眼睛都能命中……他就是这样躲过了白祸的鞭子和脉冲,并且在大风大浪的颠簸中射中了她。”

  “基思卡人都会这一手?”岚广忍不住问九巧铃。他四处流浪多年,又是这一行人中最年长的,却也没听说过这种招数。

  九巧铃摇摇头:“我就只会‘计算’巡夜的宿管还有多少步会走到我们寝室呀!”

  话题在不知不觉中越跑越偏,木心的语调平淡又顿挫,并且滔滔不绝,连“阿荣晚上睡觉不打呼噜不梦游,白天也不像熊爷爷那样随地吐痰,吃饭还不挑食”都讲了进去,说了足足一顿饭功夫,最后终于以充满希望的“他一定还活着。雾月也是。”收尾。

  “像阿荣这样的好孩子一定还会扶盲人过马路和拾金不昧对吗?”这长长的好评让苍桐青莫名觉得有点烦躁。那家伙真有那么完美的话就不会被那个什么雾魂抓走啦!

  “噗……你是怎么突然得出这么个结论的呀?”婕察觉到了他的不爽,拍了拍木心的肩膀,“扯远了,还是继续说雾月吧。”

  “雾月啊……”木心想了想,冒出来一句,“她很漂亮。”

  “这我当然知道……”苍桐青有点哭笑不得。

  “不如说说女神阿姨她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护肤品?”九巧铃天真无邪地说。

  “女神就够了不用加阿姨!”苍桐青强调。

  “护肤品……我就不清楚了。”木心认真地摇了摇头,又想了想,突然又冒出来一句,“她下手挺狠的,和她差不多。”他指了指婕。

  “多谢夸奖。”婕倒是毫不介意,或许她确实认为木心这句话是在夸她。

  那看来还真的是有够狠……苍桐青暗自感慨。不过也有可能是天神的脉术太厉害,出手不知道轻重,随便发一招地界妖怪就受不住了……他正胡思乱想着,木心忽然又没头没尾地说:

  “等我变得足够强,一定要把阿荣和雾月都救出来!”

  可“足够强”是要有多强才行?等到他“足够强”的时候,他们如果都已经被杀掉了呢?婕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个呆子了。她只好问:“你知道雾魂把他们抓到哪里去了?”

  木心摇了摇头。

  那你变得再强又有什么用啊?

  但他接着说:“要不,我跟着你们走好了。之前我就只是想,这座遗迹是我们发现线索、真正开始寻宝探险的地方,周围又有很多凶恶的桑昼,那么如果我一直呆在这里锻炼自己,说不定就会遇到什么……然后就遇到你们了。”

  还真是好强大的呆子逻辑……连没怎么参与谈话的岚广都觉得自己简直听不下去了。

  【零七】

  长长的地道终于走到了尽头,苍桐青等人步入了那间宽敞的“大厅”。相比地道,这里较为明亮,因为“天花板”上有一些岁月侵蚀出的孔洞,漏进了几缕掺杂着少许沙粒的光线,照射着“大厅”中间那座黑色的石台。

  石台上空无一物,只有暗色的血迹未消。

  苍桐青忽然悟到,那个石台一定就是之前放“魁拔的宝藏”的地方。按木心说的,那是一本神秘的古书。

  到底是谁、为了什么目的,在环境恶劣的永昼沙漠深处修了这么一座地宫呢?是传说中的二代魁拔?还是他的狂热追随者?又或许它原本属于更早之前的格洛莫赫人?现在都已经很难考究了。

  “彻就是死在这里的……”婕想起了她的一位同伴,不由得皱起眉,咬了咬嘴唇。当时的激战都还历历在目,但那会儿并肩作战的四个人中,如今却只剩下自己一个故地重游。

  那后来你是把他的尸体拖出去埋了么?苍桐青刚想到这件事,就听见木心淡定地说:

  “还有一群雾魂带来的兽族杀手。桑昼或者别的什么已经把他们从衣服到骨头全部消化了。”然后他指向正前方角落里的一处门洞,“我们上次来寻宝时就是从那里进来的,沿着那条路出去的话,就能看见那座‘魁拔的石像’。”

  原来尸体都被啃干净了……冷汗顺着苍桐青的额角淌下来。但愿今天它们放假休息不上班。

  “那边那条路呢?”岚广举起火把,指向右前方的角落。昏暗的光线中,只能隐约望见那边有个黑漆漆的门洞,也不知通向何方。

  “一条简单的死路。尽头就是一堵墙,什么都没有。”木心又指向他们的左前方,墙上也有一个门洞,“那边那条路也属于‘比较复杂的’。别乱走。”

  那些“魁拔掠夺的纹耀”会被藏在哪里呢?婕想着,打量着大厅中央那个黑色石台的角角落落。按常规思路来说,当然还是应该先从位于这处遗迹中心的“大厅”着手。但黑色的石台上找不出什么机关,四周的地表上也没有被挖掘的痕迹……

  “要不我们把左边那条‘复杂的路’走一遍试试?”苍桐青提议。

  “可我觉得走右边那条‘简单的死路’会比较好玩诶。”九巧铃说。

  岚广皱起眉:“现在不是讨论‘好玩不好玩’的时候。”

  “但是……”九巧铃显得有点儿委屈,“但是那条‘死路’旁边有两个人的脚印啊。”

  …… 脚印?!苍桐青连忙举着火把赶过去,只见地上确实有两个人的脚印,看方向是从左前方那个门洞进来,穿过大厅,走进了右前方那个门洞内幽幽的黑暗中,却没有原路返回的痕迹。脚印很新鲜,但也印得很浅,凭着几根火把和些许天光,又隔着半个大厅的距离,九巧铃到底是怎么望见的?

  他诧异地回过头,望见她一蓝一绿的双瞳正隐约泛着微光。

  看来我这个小雇主的夜视力相当出色啊……岚广看见苍桐青惊诧然而肯定的眼神,伸手拍了拍九巧铃的脑袋:“干得漂亮。”

  然后他也走上前去,蹲在脚印旁仔细查看:

  “这两行穿着高跟鞋踩出来的脚印应该来自白祸。但另外两行看起来不像是与她同行经过此地的,更像是跟着她的脚印走进来……也许是雾魂与她约定在此会合?”他们刚好今天抵达这里,就刚好遇上雾魂与白祸今天会和,却不知这是单纯的巧合呢,还是…………

  “雾魂?!”木心嗖地就要拔剑。

  “喂你等等!!!”苍桐青赶紧拉住他,“现在贸然跟进,反倒可能会遭了他们的埋伏,我们不如先用脉术探测一下……”想到强敌就在地道的那一头,他情不自禁地压低了声音。

  婕摇摇头表示反对:“白祸的脉术已经相当了得,雾魂更在其上……靠脉术探测只怕会弄巧成拙,被他们反测到我们的位置。”

  “那就……就……”苍桐青正苦思该用什么策略,突然听见基思卡小姑娘自信满满的声音:

  “哼哼哼哼哼,这种时候就让完全靠机械运作的高科技产品出场吧!”她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件奇怪的小玩意,看起来像是个方形金属盒,底部有四个轮子,似乎可以像基思卡人制造的一种小玩具车一样自动行驶。相比东拼西凑的探测器“喵噗1.0”和机械臂“喵爪0.8”,眼前这个小机器长得比较规整精致,更像是工厂之类正规地方的产品了。

  “当当当,这就是我亲手做的窃听器‘喵啾4.2’,去年拿下了全校‘实践作业创新大评比’一等奖,那可是唯一一个一等奖哟!”小姑娘一脸得意,“‘喵啾4.2’里面的轴承、齿轮之类零件全部都是我去年做实践作业时自己去工厂挑选打磨的,而且个个都有名字哦!”

  “齿轮还有名字?”木心随口问。

  “别…………”岚广发现自己又阻止晚了。九巧铃一蓝一绿的大眼睛里满是迫不及待的自豪与骄傲。苍桐青与婕对视一眼,哭笑不得。

  “这是喵球1号、喵球2号、喵球3……”她如数家珍地挨个介绍她可爱的小齿轮们,“……喵圆36-1、喵圆36-2,我一直给它们用最好的润滑油……喵滚1号稍微有点瑕疵,但还是个结实耐用的好孩子!然后这边是喵滚2-1、喵滚2-2、喵滚2-3……喵滚53号……”

  苍桐青呵欠连天,婕都开始照镜子了,只有木心一直认认真真地扳着指头挨个数:

  “喵滚48号后面怎么直接是50号?”

  “49号它……它牺牲了啦!!”这句话好像触动了九巧铃的伤心事,“那天的风特别大,特别特别大……”

  “行了,说正经的。”岚广知道,任何人都无法打断九巧铃的“科学讲座”,除非有更有趣的话题能转移她的注意力……而他总算找到了“话题”:

  “右边这条虽然是死路,但看起来也不是一直线走到底的。你这小方块车……难道还能自动拐弯?”

  “嘿嘿嘿,这个嘛,只要预先设置‘走多远之后往哪个方向拐’就行~”九巧铃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我看木心哥哥做事这么认真,之前一定自己去这条死路里探查过,而且一定也数过里面有几个拐弯,每段路的长度大约有多少步……是吧?”

  “对,没错。这样比较方便应对没有光线时的特殊情况。”木心淡淡地点点头,“从入口算起,833步左拐,再753步右拐,再612步右拐,再487步左拐,再……”

  他居然还真数了……苍桐青看着九巧铃把木心报的数字全记了下来,然后用小钳子在那个窃听器内部调试着什么,忍不住问:“你就不怕它行驶时被发现?”

  “听版本号你就该知道,‘喵啾4.2’已经经过多少次返工、改良和调试啦~行进时是绝对不会发出任何声音的!之前也经历过多次考验——”九巧铃握紧双拳,鼓着腮帮子,干劲满满的样子,“我们每天晚上都把它放在宿舍楼道里监听宿管来了没有!”

  那还真是好严酷的考验哦……苍桐青努力想象了一下,但还是想不出来师生全是基思卡神经病、还会把微型窃听器评为“实践作业创新一等奖”的学校……的宿舍,到底该是个什么样子。

  “话说回来,九喵你为什么随身带着窃听器?”婕问。

  “这可是去年全校实践作业一等奖的获奖作品诶!回家探亲当然要和奖状一起拿给爷爷看看啦。”九巧铃说着,从窃听器后部抽出一条带着听筒的传声线,把听筒塞进自己左耳,然后把窃听器放在地上,按了按一个大概是开关的东西,它就拖着传声线自行前进了。确实一点声音都没有。

  “嗯,四周很安静,应该拐过第一个拐角了。”“喵啾4.2”消失在黑暗中之后,九巧铃就靠着墙角坐了下来,专心听声。其他四个人也在她旁边坐下,随时做着战斗准备。

  “啊,听见脚步声了!一定是雾魂!”她很惊喜,没想到居然正好赶上了?“啊,超过他了……好,到地方了,停下了……又听见雾魂的脚步声了……他站住了。”

  接下来,一个女人开了口,用词相当谦恭:

  “竟然劳您亲自来这里,百丈荣大人。”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膜拜作者
  • 文笔很棒
  • 剧情精彩
  • 看不明白
  • 天雷滚滚
  • 手滑点赞
  • 默默路过
  • 快点更新
本站所有轻小说均为用户提供上传,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立刻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负任何责任;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转载需要注明出处和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