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9轻小说
gif
搜 索

第四章 百丈荣(下)

作者:伊谢尔伦的风/青青树来源:www.4399dmw.com更新时间:2012-09-06
  • 观看模式
    • 白昼
    • 深夜
    • 浅紫
    • 淡蓝
    • 藕粉
    • 雾灰
    • 米黄
    • 草绿
    • 湖绿
  • 字号设置
    • 大号
    • 中号
    • 小号
  • 播放样式
    • 手动观看
    • 自动播放

  原来苍桐青方才闲扯那么一大堆,都是为了分散阿荣的注意力——他知道基思卡人脉术水准普遍较低,白祸那种敏锐的感应能力更并非人人都能具备,因此他一边放心大胆地用基思卡人很少在意也很不拿手的服装美学问题忽悠阿荣,一边从背在背后的手心里发出两道绳索状脉附,钻入地下游游走走,又从阿荣脚边钻了出来—— 他记得木心说过阿荣擅长射击,所以不光捆住了他的脚,连手也一并捆住了。

  阿荣倒是处变不惊,挣了两下见挣不动,就干脆不挣扎了,平静地抬起头:“所以,你到底想问我什么?”

  苍桐青便也开门见山:“雾月呢,她在哪里?”

  “……”这问题让阿荣愣了一下。毕竟他对面前这小子一点印象都没有,也从没听雾月提起过类似的人。

  “雾月她啊……她……”他顿了顿,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似的,沉默了漫长的五秒钟:“她关你什么事?”

  阿荣话音未落,一把脉附巨剑从苍桐青与木心背后横扫而过!

  他只是在为白祸的攻击拖时间而已。

  原本被岚广与婕死死缠住的白祸想尽了办法,专朝九巧铃下手,好容易才让岚广露出点破绽,使她得以趁机逃脱,然后立即奔向阿荣。

  此时此刻,那条原本柔韧宛转的长鞭在她手中变成了长枪般坚硬的一长条,形似巨刃的脉附以长鞭为中心凝结成型。白祸举着它,就像挥舞着一件与她身量极不相衬的萨库人战器,凶狠地劈向苍桐青与木心。

  “绿障!!”如果不是苍桐青反应快,立即张开了脉附屏障防御,他们两个现在已经被拦腰砍成四段了。

  但也就是趁着这个机会,阿荣挣脱了略显涣散的脉附绳索,再次跑向大厅中央。白祸连忙跟上,与阿荣保持着一定距离,提防木心与苍桐青再次出手。

  大厅中央有什么东西吗?苍桐青疑惑地望向木心,木心却也是一脸茫然。这时却听见白祸喊了一声“百丈荣大人!别管我,您先走!”

  “好。”阿荣转身就朝大厅的“天花板”开了一枪,原本就有些漏光细孔的“天花板”上顿时开了一个大洞,顷刻间沙石俱下,将正站在洞下的白祸整个埋了进去。

  “…… 那小子到底在做什么啊?内讧?”苍桐青忍不住诧异地问出了声。活埋同伴?他们不是一伙的吗?白祸不是个战斗时凶残冷酷却满心期待回家吃“老师”亲手烤的饼的恋爱少女吗?给少女一点实践粉红梦想的机会嘛!——虽然对他来说白祸是必须亲手绳之以法的罪犯,是使自己纹耀蒙羞的敌人,但此时此刻在他心中呐喊着的,是资深妇女之友的职业情操。

  可现在也不是感慨这些的时候。只见阿荣手中发出一道细长的绳索状脉附,用脉附顶端勾住“天花板”上那个破洞的边缘,吊着他升了上去。

  女神的事情还没问清楚呢,怎么能让他就这么跑了?!

  “原来他是想这样直接离开地宫……”婕站在稍远一些的地方,仰头望着阿荣自言自语。这就好像几个人一起玩“迷宫棋”游戏,结果参与者之一直接捅坏了棋盘……根本就是作弊嘛!

  “那,就让他摔下来。”岚广举起长枪就想投掷,试图直接击中阿荣的手。

  “不,再等等……”婕犹豫着。岚广会不会不小心击中什么致命部位且难说,那个基思卡小鬼毕竟不比饱经磨练的龙族、翼族战士,摔傻了摔残了摔死了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再者,刚才阿荣和白祸的对话中有提到什么保险柜,说不定放他走再跟踪会有更大的收获……

  然而就在她迟疑的这么一会儿工夫,苍桐青已经冲上前去:

  “你等等!雾月……”

  “你真烦。”阿荣抬手就是一枪,一道脉冲准确地贯穿了苍桐青的右胸腔,他倒了下去,一脸惊讶。

  他当然不是全无防备地冲向阿荣的,因为阿荣原本背对着他,如果阿荣回身、举枪、瞄准再射击,时间绝对够苍桐青闪躲防御。

  可阿荣举枪时根本连头都没回。

  他是用右手举起手枪架在自己左肩上,朝背后的苍桐青开枪的。

  难道他真的是……算准了一切?

  “混账……!”岚广的长枪终于还是投了出去。却不知他发怒的对象到底是阿荣还是苍桐青。阿荣又想开枪,可还来不及扣动扳机,手枪就已经被岚广的长枪击落在地。右手虽没受伤,也被震得一阵麻软。

  这酒鬼倒是有些厉害……阿荣皱起眉,摇了摇发麻的右手。来不及下去捡手枪了,洞口已经近在咫尺,他借助脉附的力量一跃而起,再次踩在了滚烫的黄沙之上。

  【零四】

  黄沙之下,所有人都聚向了苍桐青。那道脉冲完全贯穿了他的胸腔,他出了很多血,但人还是清醒的,木心扶着他,九巧铃手忙脚乱地想找个急救包什么的给他止血,却被他伸手拦住。

  “没伤到要害……”苍桐青皱着眉,把左手放在伤口前,用了一点医疗脉术,“快去……追他。”不过以他的医疗脉术水准,连完全止血都办不到,只能算是应个急,他也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

  “说的也是。”婕看他伤口里出血渐少,放下了心,“我们也学那小鬼的样子,用脉附!”

  “稍等。”木心起身跑向大厅另一端的一处门洞,他们刚才把两匹鱼马和被九巧铃解体又重组的马车都放在了那里,以免被可能的战斗波及。

  而岚广走向另一个方向,去取他扔出手的长枪。从苍桐青身边经过时他只瞪了他一眼:

  “你都是自找的。”

  “我知错了啦岚广兄……”苍桐青有气无力地道着歉,望着岚广取回了长枪,还顺手把被长枪打下的那把脉术手枪也捡了回来,扔给九巧铃。然后他和婕分别用两道绳索状脉附勾住洞口,搭着苍桐青与九巧铃升了上去。

  不过,为什么岚广兄发了那么大的火,连长枪都扔出去了,却还是没有挥动一次翅膀呢?苍桐青想,也没见过其他翼族人这么严格地遵守什么“酒后不飞行”的交通规则啊……难道他其实……

  没时间细想,他们四人已经升出了洞口。

  站在现在这个地方,就能望见几个沙丘之外那座魁拔石像的背影了。阿荣自然是早就跑不见了,猎猎漠风更渐渐抹消他西去的脚印。但现在赶紧追上去,说不定还来得及。

  “可他难道是徒步走到这种沙漠深处的遗迹中来的?”苍桐青问。基思卡人哪有那么好的体力?

  “可能在别的地方藏有交通工具吧。”婕说,“也不知道我们的马车赶不赶得上他。”

  正说着,木心就带着马车零件从洞里升了出来,大家赶紧接住,又一起动手把他牵到洞口正下方的鱼马也给吊了上来。等到鱼马升出洞口,岚广一抬头——

  “那边是什么?海市蜃楼?”

  白亮晃眼的阳光下,隐约可以望见,蒸腾模糊的地平线上,有什么东西正成群结队地浩荡而来。难怪岚广的第一反应就是“海市蜃楼?”——如果不是因为知道自己身处荒无人烟的永昼沙漠深处,苍桐青也几乎以为自己看见了千军万马杀将过来。

  可仔细一看,那是无数的……沙盲。

  “怎么刚好是这个时候……”婕咬了咬嘴唇,立即开始琢磨应对之策。

  “沙……沙盲?!现在不该是休眠时间么……难道阿荣他是连这种事都算好了?!”九巧铃恍然大悟。

  她还记得她从窃听器里听到的最后一点动静:石墙裂开的声音、白祸问“是不是桑昼”、阿荣给了她一个什么小机器上发条并且让白祸适时扔出去……然后“喵啾4.2”就坏掉了。

  之前九巧铃查阅桑昼的资料时,也顺便看了一下沙盲这个相近条目。根据书上对沙盲习性的描述,再把她窃听到的情报和现在的状况联系到一起,真相立即一目了然:原本在地下遗迹里休眠的沙盲们被阿荣吵醒,他用某种小型机器引开了它们,并最终引导它们回到遗迹上方……

  “所以,他打破‘天花板’逃走其实只是为了引我们从这个位置出来……更方便等沙盲袭击?”完蛋了啦对沙盲来说桑昼也只是嘣咯脆鸟肉味的小零食而已!

  “这个混蛋……”岚广呸了一声,用翼族语言骂了几句脏话。

  “或者,干脆钻回洞里躲。”木心说。他们现在只有两匹鱼马,五个人。鱼马在沙漠里跑不快,就算以最高速度飞奔,也会在十分钟之内被沙盲大军所吞噬,连人带马尸骨不留。

  九巧铃摇摇头:“这洞口不小,它们会跟着钻下来……到时候我们跑都没地方跑,香脆爽滑一锅端!”

  “能试试反击么?”婕从九巧铃手中拿起阿荣那把脉术手枪,朝着沙盲大潮随便射了几发脉冲。这把枪的准星好像摔坏了,但是还能用,她觉得自己好像打中了好几只,不知能不能起到惊吓或驱散的效果?

  结果举着望远镜的九巧铃抖了一下:

  “它们……直接把你打伤打死的那几只吃掉了……”

  它们并未因此受惊,速度反倒是有增无减。它们密密的两排步足跑得飞快,不仅仅是因为饥饿难耐,更因为稍一落后,立即就会被同类吞食。

  “还是挖坑筑墙吧。”岚广说着就发动了脉阵——他的办法简单又直接:一方面组合使用脉附与脉阵,使流沙聚垒成型,凝结成墙,抵挡沙盲拖延时间;同时开拓他们刚才钻出来的那个洞口,让沙盲们一翻过墙就直接掉回地下遗迹。

  可完成这两件事都是要耗时间的。在浩浩荡荡的沙盲大军面前,他们所能制造的沙墙与陷坑,就像薄矮的防洪堤,小小的泄洪口,势单力薄,派不上多大用场。

  “还有一个办法。”伤员苍桐青朝婕挥了挥手,招呼她过去,在她耳边说了一些话。

  “唔……”婕沉思片刻,“这招管用?你确定?”

  “我在海滨城市长大的嘛,我们有时候就这么对付暴风雨。”

  “好,交给我吧。”婕站出来,也发动了脉阵,“这一次,我绝不会再让任何同伴独自留在这沙海中!”

  黄沙打着旋儿飞起,一场倒圆锥型的袖珍“风暴”渐渐在她手中成型,岚广恍然:“你是要……卷走它们?”

  “嗯,正好它们是逆风涌过来的。”婕点点头。现在的自然风向是从他们这边吹向沙盲。借助风势,她手中的人造暴风会越刮越大,将沙盲们全部卷入风暴中呼啸而去。而大家正好趁机逃走。

  “你真聪明。”木心说,“可它们太多,太广,你没法一次卷走它们全部。”这就好像一条小小的木船无法搅乱整个湖泊的水面,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那就多坚持一下,等到风暴越来越大把它们全部卷进去的时候不就行了。”婕笑着说。

  “那我也来帮忙……”岚广话没说完,却见木心摇了摇头:

  “风暴大到可以把它们全部卷进去时,你也被卷进去的。”

  “我一个人的话,倚靠球形脉附防壁,倒是有自信可以从沙盲风暴里脱身。但如果大家都被卷进去就……”婕朝着岚广和木心笑笑,“你们还是带着伤员、小姑娘和鱼马,赶快去追阿荣吧。”

  “……也好。你自己小心点。”岚广觉得婕的方案合理可靠,点点头,转身就去招呼九巧铃准备动身。

  这个时候,沙盲大军已经眼看着越来越近,高速的奔驰使它们身前身后都腾起了迷雾般的沙尘,远远望去简直就像数量又增长了一倍,大有遮天蔽日之势。但婕手中的那个“风涡”却还很小,不到一人高。

  “‘海浪’来袭时‘风暴’却不够大,可能引发反效果呐……”苍桐青一脸担心,只恨自己出不了力,帮不上忙。

  九巧铃立即算了起来:“用现在的自然风速乘以风涡的横截面积,再加上……”

  岚广却不说话,只是瞟了一眼远处的沙盲们,又瞟了一眼婕,默默地把九巧铃扶上马背,再将苍桐青扔进之前九巧铃改装出来的那辆小拖车,又把小拖车也系在她正骑着的那匹鱼马背后。

  然后他把另一匹鱼马牵往相反的方向,松开缰绳,提起长枪在它后腿上刺了一下。鱼马吃痛,撒腿就跑——正好跑往沙盲们奔来的方向。

  “喂!大叔你在做什么啊?!”九巧铃停住心算,满脸错愕,赶紧举起望远镜看过去,只见那鱼马一个劲地傻跑,冲进了沙雾之中才意识到危险,转身想逃,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它们硕大的毛茸茸的钳状螯肢与长着吸盘的触肢,在望远镜里都清晰可辨,像林立的刀剑,在刺眼的阳光下毕露锋芒,那鱼马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悲鸣,就已经被沙盲们无比迅速地吞没。

  它们用蜿蜒密集的身躯将它裹成挣扎滚打的黑黑的一团,但只为它停留了二十几秒钟,以至于九巧铃根本都还没看见什么血腥场面,只有一条似乎是鱼马尾巴的东西在它们抢食时飞出半空,然后立即被一只巨螯夹了回去……不,也许不是尾巴,是肠子。

  很快地,它们就恢复了行进,继续张牙舞爪地奔向苍桐青等人。刚才群起争食的那块沙地上没有血迹也没有骨骸,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它们其实一点都不像潮水,潮水过后还会留下房屋废墟。它们根本是黑色的岩浆无坚不摧,所经之地只有灼热的死寂。

  为了帮婕拖延这十几秒钟的时间,就非得……非得牺牲一匹鱼马的性命吗?明明是个那么温顺的好孩子,刚刚才问出它的名字和祖籍……眼泪顺着九巧铃的脸往下淌,浑然不觉岚广是什么时候坐在了她背后,一把夺下她的望远镜,扬鞭策马:

  “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快走!”

  剩下的那匹鱼马承载着三个人的重量,费劲地一步步向西而去。但木心却没有跟上,而是站在婕身旁,伸手按住了她的胳膊:“换我来吧。这种程度的脉阵我也会用。”

  他说着,就用起脉术,想把那个越来越大的人造风涡引入自己手中。“你们快去追阿荣,还有给苍桐青治伤。”

  “你可以?”婕诧异地望着他。她记得他以前总是尽量只靠剑术作战,还以为他脉术很差。

  木心听懂了她的潜台词,答道:“那只是为了增加战斗难度。”——不追求妖侠纹耀,不装备利剑厚甲,战斗时也尽量不开脉门,不用脉术,这就是一直以来,他与众不同的自我磨砺方式。

  但也难免总有一些非要用脉术不可的时候,比如现在。

  “可你不是比谁都……更想抓住阿荣?”

  “对,最想抓住他的人是我,可我没抓住他,苍桐青却受了伤,这都是我害的,我内疚。”

  “那,我们两个一起……”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话,脱身应该也不难。

  “但如果他们又遇上阿荣,也许他还带着新的帮手,或者比沙盲更厉害的怪物,你放心让岚广一个人一边照顾伤员和小女孩一边战斗?”

  “可我说过,我不会再让任何同伴独自留在沙漠里!”

  “我不是你的同伴,是你的对手。”木心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从容,看不出喜怒。然而语气肯定坚决,不容置疑。

  “……”何必呢。婕默默地叹了口气。

  沙盲大军越来越近,站在婕所处的地方,已经可以看见它们正贪婪地挥舞着长达身体三分之一的巨螯。它们渴求着更多新鲜的血肉,它们的每一对触足都在无声地嘶吼,密密麻麻的,像泛着死亡诱惑的危险海域,像暴风雨中深邃可怖的荆棘丛林。

  只是这诱惑会主动扑向航船,这深林会飞速吞噬旅者。

  木心正努力控制的那个人造风涡也越来越大,飞沙细石不断地钻进他们的发间衣领与眼帘,站都要站不住了,什么也看不清,开口就更加困难了。

  但他们还在说话。不说就来不及了。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在这样的沙漠里,也有这么大的风沙,你也是这样拉着我的手,想带我去安全的地方……”婕低着头,飞扬的金色长发难掩复杂的表情,“可我骗过你,也伤过你,你为什么还想帮我呢?”

  她不是不懂他的心思,不是不懂他的执着。

  她只是觉得没必要,犯不着,他不需要去这么做。

  “你还欠我一场堂堂正正的妖侠决斗!”木心毫不犹豫地说,“如果你独自留下,就这样消失在风暴里,我上哪儿找去?”

  果然是这样的答案啊……婕有点想笑。又笨拙,又真挚,又拐弯抹角。

  好吧,算了。木心这种实心眼的呆子要做的事情,是没人拦得住的。

  越来越猛烈的风沙里,婕终于松开了他的手,问:“……那,你一定会从风暴中回来的,是吧?”

  “嗯,请岚广做司证!”

  【零五】

  卡拉肖克•婕疾步向西,很快追上了岚广他们。九巧铃已经不哭了,正忙着把之前拆散的马车重组还原,岚广在给她打下手。苍桐青对赶上来的是婕不是木心这件事似乎并不吃惊,只淡淡地说了一句“怎么会有这么笨的辉妖啊。”

  婕没接茬,只是笑了笑,最后一眼回望东方,只见黑色的飓风接天连地,呼啸而去。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膜拜作者
  • 文笔很棒
  • 剧情精彩
  • 看不明白
  • 天雷滚滚
  • 手滑点赞
  • 默默路过
  • 快点更新
本站所有轻小说均为用户提供上传,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立刻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负任何责任;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转载需要注明出处和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