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

相关资源:

公孙玲珑

作者:花花来源:www.4399dmw.com 时间:2012-03-05

公孙玲珑秦时明月之诸子百家中登场。精通诡辩之术,是名家继承人。在秦时明月之诸子百家中随李斯等人造访儒家小圣贤庄,以经典的”白马非马“为题与儒家弟子展开比试。公孙玲珑身形庞硕,说话却矫揉造作,喜欢以面具掩面,对自己的美貌甚为自信这一点,往往让旁人哭笑不得。其相貌曾让伏念先生除了不同凡响这一句以外,无言以对。

秦时明月


公孙玲珑
原型:能言善辩的名家公孙龙(在《秦时明月》中公孙玲珑是公孙龙的后代)   
初登场:秦时明月之诸子百家
最喜欢的事:被别人说美丽   
最讨厌的事:被别人说胖(特别是天明)   
最近最为苦恼的事:公孙家的踏雪(白马)被天明(子明)拍走了、被子明打败   
最大优点:能言善辩,精通诡辩术   
最大缺点:过于自信,身形过于庞硕   
最喜欢的人:儒家张良   
外号:胖大妈(荆天明取)    
配音者:张安琪

辩词
第一场:vs子慕
公孙玲珑:请问兄台,可知道鸟么?   
子慕:知道。   
公孙玲珑:那可知道空中飞鸟是快乐还是不快乐呢?   
子慕:呃……飞鸟的快乐,难道先生知道?   
公孙玲珑:当然。
子慕:那究竟是快乐还是不快乐呢?
公孙玲珑:当然是快乐的。   
子慕:先生怕是只在说笑了,先生不是飞鸟,又怎么会知道飞鸟的快乐呢?   
公孙玲珑:哦?不是鸟便无法知道鸟的快乐么?
子慕:那是自然。先生不是鸟,却说知道鸟的快乐,岂不是荒谬之言?   
公孙玲珑:真的荒谬?
子慕:当然。
公孙玲珑:那兄台不是我却断言说我不知道鸟的快乐,这不是荒谬又是什么?
子慕:这……这个……
(公孙玲珑胜)

第二场:vs子游
公孙玲珑:请问,胜与败是不是相反的?
子游:是。   
公孙玲珑:生与死是不是相反的?   
子游:是。   
公孙玲珑:就像日出与日落,也是相反的?   
子游:不错。   
公孙玲珑:那么,太阳日出后,何时开始日落?   
子游:嗯,应该是在黄昏之时吧。   
公孙玲珑:哈哈,这位兄台真是好可爱呀。   
子游:啊?   
公孙玲珑:可惜结论大错特错!   
子游:太阳在黄昏时分西斜,这是世人皆知的道理呀。   
公孙玲珑:太阳从东方升起的那一刻就开始不停地朝西方靠近。   
子游:这……   
公孙玲珑:所以,太阳从日出的时候就开始日落,不是吗?   
子游:呃……   
公孙玲珑:那么,人的生与死的变化是否也是如此呢?   
子游:未知生,焉知死?   
公孙玲珑:世间生灵都逃不开一个死字,每多活一刻,就是在向死亡靠近一分,这话你可认同?   
子游:认同。   
公孙玲珑:所以,从人类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死亡了,对不对?   
子游:那又怎样?   
公孙玲珑:哈哈,你刚才也同意,日出之后就开始日落,出生之后人类就开始走向死亡,那么,这场与我的辩论,从你带着想要获胜的希望开始,就注定将以失败收场,是否同意?
子游:这……这……   
(公孙玲珑胜)

第三场:vs子聪
子聪:先生请出题。   
公孙玲珑:此白马乃是我公孙家代代相传的传家宝踏雪,我们便以此为题,如何?   
子聪:好,就以马为题。   
公孙玲珑:错了,是以白马为题。   
子聪:先生说以此马为题,在下也同意以马为题,何错之有?   
公孙玲珑:本次辩合是以白马为题,并非以马为题。   
子聪:难道对于公孙先生而言,白马与马这两者之间有区别?   
公孙玲珑:难道对于兄台而言,白马与马这两者之间没有区别?   
子聪:世人皆知,白马也好,黑马也好,原本都是马。   
公孙玲珑:错了错了,简直是大错特错。白马怎么会是马呢?   
子聪:白马非马,公孙先生何出此言?   
公孙玲珑:这世上马的颜色繁多,白、黑、褐、红、黄、灰,各色皆有,关于这一点,兄台知道吗?   
子聪:当然知道。   
公孙玲珑:如果你的坐骑是一匹白马,别人借去骑了一天,第二天还给你一匹黑马,告诉你说都一样,反正都是马,你能同意吗?   
子聪:这个……呃,不能同意。   
公孙玲珑:反过来看,如果有人说马等于白马,或者马等于黑马,那岂不是说,白马等于黑马?所以,马不等于白马,这话对吗?   
子聪:这……   
公孙玲珑:这就是了,既然说马不等于白马,那我说这匹白马不是马,有什么错误吗?   
子聪:呃……   
子聪:……先生错了。   
公孙玲珑:哦?   
子聪:先生的道理貌似有理,实则荒谬。所谓白马非马之说,虽然听上去无懈可击,但是世间许多不变的事实,并不会因为一场辩论的胜负而改变,即使名家言之凿凿地说:白马非马,但是马不因为这场辩论就在世上消失了,这样的天地大道,才是儒家修言的目标。   
公孙玲珑:哈哈……   
子聪:先生笑什么?   
公孙玲珑:我笑儒家言必称天地君亲师,尊古尚贤,可是居然连自己的祖宗都忘记了。   
子聪:敢问先生何出此言?   
公孙玲珑:有一个赫赫有名的人曾经赞同我们名家的白马非马之说,他也是儒家的人,大家应该都很熟悉。   
子聪:是谁?   
公孙玲珑:就是你们儒家的祖师爷孔老夫子呀。   
子聪:我家孔先师什么时候赞同过白马之说?   
公孙玲珑:身为读书人,却不知道自家典故。唉,也罢,今日我就再来教你们一遭。当年楚王外出打猎,丢失一把宝弓,他的随从要去找,楚王说:楚人失之,楚人得之,何必去找?有没有这件事?   
子聪:有。   
公孙玲珑:那你们的孔老夫子听到后,是怎么说的?   
子聪:祖师爷不愧为一代宗师,他得知此事之后,认为要放宽眼界,人与人都是平等的,不必分什么楚人或是其它国家的人,因此,他告诉楚王,只需说人失之人得之就可以了,何必要说楚人?   
公孙玲珑:这不就是证据吗?   
子聪:怎么说?   
公孙玲珑:如果楚人和人是一样的,孔老夫子又何必去纠正楚王呢?显然,他是认为楚人与人是不同的两个意思,所以才会纠正楚王的话,对不对?既然孔老夫子认为楚人非人,那么与我的白马非马不正是不谋而合吗?兄台,还不认输吗?   
子聪:唉。   
(公孙玲珑胜)

第四场:vs子明(荆天明化名)
公孙玲珑:这位兄台,我们还是以白马非马为题。   
子明:白马?你是说那边的那匹马?   
公孙玲珑:马?哪里来的马?踏雪分明是一匹白马并不是马。
子明:你是说那匹白马不是马?   
公孙玲珑:正是,白马非马。   
子明:嗯,我觉得你说的话很有道理呀。   
公孙玲珑:那是当然。   (啰里吧嗦略)   
子明:不过这匹白马还真好看呀。   
公孙玲珑:这可是我公孙家的传家宝哟(略)   
(马被天明拍了屁股,惊吓奔走出了府邸。公孙玲珑见状,大呼:我的马啊!!)   
子明:一定帮你找回来!   
(来了一匹黑马)   
子明:你的传家宝我给你找回来了。   
公孙玲珑:荒唐,这明明是一匹又黑又瘦的老马,你却想骗我说这就是踏雪。   
子明:什么又黑又瘦的老马,这可是我家的传家宝呢,它的名字叫踏人,从今天起,他就是你们家的传家宝了。   
公孙玲珑:简直是一派胡言,这白马黑马明摆着的事,难道还看不出来?   
子明:还真是奇怪了,按照你们公孙家的说法这个不就是踏雪吗?   
公孙玲珑:胡说!   
子明:你听着啊,按照你们的说法,这马不等于白马,所以白马也不等于马,对吧?   
公孙玲珑:是又怎样?   
子明:这就对啦,你看啊,这踏雪是你们家的传家宝,踏人是我们家的传家宝,也就是说,踏雪等于传家宝,踏人也等于传家宝。   
公孙玲珑:胡说,你胡说!   
子明:传家宝等于传家宝,所以踏雪就等于踏人喽。   
公孙玲珑:你……   
(荆天明胜)   
荆天明的歪理由张良传授

CP:
1、良珑(因为公孙玲珑喜欢张良,同为善于诡辩之术……OTL)
2、颜珑(秦时明月作者的意愿)

  • 已经是第一篇了
  • 已经是最后一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