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9轻小说
gif
搜 索

第六十七章 不败者

作者:夏多来源:www.4399dmw.com更新时间:2016-09-23
  • 观看模式
    • 白昼
    • 深夜
    • 浅紫
    • 淡蓝
    • 藕粉
    • 雾灰
    • 米黄
    • 草绿
    • 湖绿
  • 字号设置
    • 大号
    • 中号
    • 小号
  • 播放样式
    • 手动观看
    • 自动播放

    人们很少会意识到,在过去的50年里,世界上各个行业里技术进化最大的是电子游戏领域。
    为了让玩家们获得更强大的游戏体验,游戏公司们耗尽心血、不断研制出各种走在时代前沿的新技术,使电子游戏业界的世代更迭速度远远超越了其他应用科技产业。
    1980年初,风靡全球的ATARI游戏机还只有简陋的黑白双色游戏画面,到了1985年,任天堂就以8位机上崭新的横版卷轴过关游戏《Super Mario Bros》的彩色画面将世人征服。10年之后的1995年,N64与Play Station主机的诞生标志着游戏界正式从2D过渡到了3D新世代,而后又过了一个新的10年,千禧年后的2005年,人们不再只满足于游戏画面上的进步,体感捕捉、触摸屏等新的交互技术率先一步在电子游戏中出现。2015年后,与现实世界相结合的AR、VR游戏开始崛起,《Pokemon GO》让全世界陷入了涌向户外抓精灵的热潮中……2025年,那次被称为地球历史分水岭的「极光之夜」事件后,人类的科技水平更是突飞猛进,以Alpha公司为代表的科技巨头掀起的新工业革命创造了难以区分现实和虚拟的全息投影技术、意识完全浸入的真·VR科技等,并应用在各类新型MMO、沙盒游戏中,让全世界的游戏玩家为之狂热。
    “我们在创造一个新的世界。”——这一句话,从此以后不再是游戏界的夸夸其谈。
    因为现代游戏过度的真实性,甚至有许多死宅玩家不愿意脱离虚拟世界回到现实中来,毕竟对于他们而言,游戏世界比现实世界快乐而充实多了。二、三十年前古老的互联网上曾经流行过的那些网游类小说剧情,也不再只是小说作者异想天开的幻想,开始逐一还原成真。
    但过于“真实”的游戏,却隐藏着另外一个弊端。通过神经网络的精密意识结合,人类能在虚拟世界里拥有与现实中一样的情感和情绪,相应的,如果人类在游戏中受到过度的精神刺激,譬如愤怒、恐惧、绝望、失落、悲伤等等,也会在现实中对神经与大脑产生等同作用的生理危害效果,严重者,甚至有可能会变得精神失常,这样的案例在各类社会新闻中屡见不鲜,也让很多专家及政府机构开始思考是否要对游戏的心理刺激程度做出限制。
    也正是因为现在虚拟游戏里强大的情感传递技术,此时此刻,海妖塞壬就在游戏世界里真实的感受到了斩暗者的怒气,那是如黑暗天渊一样深不见底的魔王之怒,仿佛随时都会从深渊底部爬出一只毛骨悚然的巨怪,将她吞噬殆尽。
    尽管斩暗者还什么都没做,只是站在榉树下不远处,手握黑色双枪静静的抬头望着暗绿色的树影,但海妖塞壬却已因为恐惧而僵住身体,有种将要窒息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我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游戏系统出现了BUG?那个小子,不……斩暗者不可能有这么恐怖的气息的……!!”
    海妖塞壬一脸苍白的抓住树干,咬了咬牙后,悄然用战术手表向白昼之月发送了当前的位置坐标,完全没有半点之前要一个人干掉斩暗者的自信。
    低头简单的发完信息后,海妖塞壬抬起头,却发现了一件令人恐惧的状况:
    斩暗者的身影消失了。
    这才不过两三秒左右的时间,他却像是忽然从空气中蒸发,在月光下布满弹痕的地面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恶,这小子死哪去了?!”海妖塞壬额上流下冷汗,她的心砰砰狂跳,紧握着冲锋枪的手指也在轻轻颤抖。究竟为何会如此不安和惊惧,就连海妖塞壬自己也想不通,毕竟以前她也不是没有在游戏中面临绝境或者死亡过,但无论哪一次都不会像现在这样,有种濒临崩溃的预感。
    滴滴滴——
    就在塞壬精神高度紧张时,她的耳边骤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蜂鸣声,紧随其后的是一个小小的圆球形黑影从地面上被直线抛起,飞入塞壬的视野之中。
    在强烈的闪光与爆焰从那颗小圆球中释放而出的前一刹那,海妖塞壬分辨出了它是什么,并在最短的时间内作出了正确的反应——从树上跳了下来!
    “ET-MP高爆手雷!”
    如她所料,就在塞壬落到地面上并向前一个利落的翻滚后,那颗圆形的手雷伴随着霹雳般的巨响当空炸开,如同一个小太阳一样,瞬间向四周的空气绽放出金色的火舌和热力,海妖塞壬刚才所藏身的树冠也被火焰吞噬,繁茂的枝叶瞬时化作灰烬!
    剧烈的冲击波震得塞壬耳膜生疼,但她还是马上就从地面上跃起,手持冲锋枪向前方开火,因为她明白,侥幸躲过高爆手雷的轰炸并不代表危机已经结束,相反,现在才是最危险的时刻。
    枪口喷射出的火光映亮了塞壬的脸庞,在这狂暴炽烈的枪焰中,忽然闪过一道不和谐的苍白寒光。
    刀光。
    一柄锋利无伦的银色军刀,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横抵在海妖塞壬白皙的脖颈上,让她从心底深处感到一股名为绝望的寒流。
    而她手上开枪的动作也无力的停顿了下来,因为塞壬知道,这已经没有意义了——她的目标,正站在她身后,虽然塞壬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究竟是何时悄无声息的现身在她身后的。
    “……为什么不杀我?”海妖塞壬压抑着恐惧,声音低颤。
    ……
    “杀了你?你先搞清楚,这又不是现实世界,而是在游戏里啊……”
    暗沉沙哑的声音在塞壬身后响起,与易星影之前的音色截然不同,“在这里……‘杀’掉你以后过了一分钟马上就能复活,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呢?呵呵,这种玩弄敌人的乐趣……不就是你们掠夺者战队最喜欢的吗?”
    恶魔在身后!只是一瞬间,海妖塞壬就感到背后从毫无任何人的存在感,变成铺天盖地而来的恐怖威压,强大到让她几乎无法站稳、想要伏地跪倒!
    咚咚!就在她略一分神时,背后幻影一样切出两记凌厉的手刀,将塞壬手中的两把乌兹微冲全部打落在地。看着地上那两把银黑色微型冲锋枪,塞壬心中一急,刚想低头去捡,抵在她颈动脉旁的银色军刀轻轻一横,透骨的凉意立时让她停下了动作。
    身形一动,当海妖塞壬再抬起头时,只见一个暗蓝色的少年身影已经旋过身静静站到她的面前,少年金色头发下的眼神冷漠得可怕,深邃眼眸里仿佛缭绕着重重的黑雾与无边的愤怒。
    “既然不马上杀了我……你到底想做什么?!”海妖塞壬瞪大双眼,看着易星影说道。
    此刻气场已经截然不同,举手抬足间都充满让人战栗的恐怖威势的易星影低哑着声音冷笑了一下,眼中放出妖异的光芒。
    “想做什么?这个嘛,不是由我决定的,而要看她的想法了。”
    “她?”塞壬愣了一愣,随后看见一个银色披肩长发、手拿黑色长枪的少女身影从易星影背后缓缓走出,向自己走来。
    那个少女正是「樱火夜」江一帆,她居然没死?!
    海妖塞壬心中惊惧不已,她不甘心的打量着表情平淡如水的江一帆,见她暗红色战斗制服的肩膀处破了一个洞,身上有一片血色肆意张扬,白净透明的脸颊上也染上了星星点点的血滴,但显然没有半点受伤的迹象。塞壬马上就反应过来了,樱火夜之所以能完好无损的出现在她眼前,都是因为《使命召唤30》游戏里的自动治愈系统,事实上现在大部分FPS竞技射击类型游戏都是这么设置的,只要玩家不是受到一击致命的创伤(例如一枪爆头、击中心脏等),受伤后都只会根据伤情下降行动能力,而不会立刻死去,玩家独自找个角落休息大约20秒左右,再严重的伤势也会自动恢复。想来刚才只是打中了樱火夜的肩膀,而没有让她立刻致死,所以现在她才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看着神情淡然的江一帆,海妖塞壬吸了一口凉气。她没有忘记,自己在《钢之拳》游戏里对江一帆做过的残忍虐杀行为,如果换做是她的话一定会不计代价的去疯狂复仇的。那么面前这个如雪之精灵一样超脱的少女,她会选择怎么做呢?
    “拿去吧,接下来就交给你了,记住……别对敌人太过仁慈了,他们可是不会感激你的,呵呵。”
    易星影笑声冷得渗人,他手指一翻,将银色军刀收了回来递到江一帆手中,同时退后两步抬起黑色沙鹰手枪的枪口对准海妖塞壬,以防她有什么异动。从易星影手中接过军刀的江一帆也明显感受到了他身上陌生无比的黑暗威压,她忍不住讶异的多看了他几眼后,才有些迟疑的握住锋利的银色军刀,看向海妖塞壬。
    沉默。夜风起,星辰烁。
    江一帆拿着军刀犹豫的看着塞壬几秒后,不知所措的转过头问道:“……我该,做什么?”
    “当然是复仇了,她之前是怎么对你的,你现在就可以怎么对付她。”易星影的脸庞笼罩在阴影之中,浑身散发出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气,比起那柄锋利的军刀,海妖塞壬发觉自己更害怕斩暗者的一举一动,他每说一句话,自己的神经就会忍不住颤抖一下。
    “如果只是一刀干掉她,就不算惩罚了,动手吧,这是掠夺者战队的人应得的。”
    “可是……”江一帆明显下不了手。
    “好吧。”僵持了几秒,易星影沙哑着声音叹了一口气,眼中的黑雾更加凝重了。
    他缓缓向前走着,随手从江一帆手中拿回军刀,突然间毫无预警的按下军刀上的延展机关按钮,科技感十足的刀刃刷的一声变长了约有半米!
    嗖——
    易星影身形一弓,反手闪电般挥出一刀,刀光如月轮,嚯的一声斩下了海妖塞壬的整条右手臂,风中碎开的血雾溅落在易星影半边冷酷的脸上!
    “这一刀,是为了《钢之拳》里你的行为而斩的。”
    少年心中摇曳着疯狂的黑色火焰,冷冷说道。
    “呀啊————!!”被骤然断下一臂的海妖塞壬发出了凄厉的痛呼声,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几步。透过漫天的血色,她难以置信的望着“自己”飞落在地上的右手臂,猛然间身体一震,意识到了一件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自己居然会感受到痛觉?为什么!?这不是游戏世界吗?就算受再严重的创伤,应该也只是有种微电流通过的麻痹触感才对吧,为什么被斩暗者砍下手臂后,她会感受到如此真切而剧烈的痛苦!?这不可能!
    难道说是因为她压力太大而产生了痛苦的幻觉……不,如果是幻觉,那也未免太逼真了。塞壬甚至痛到流出了眼泪,她面色苍白无比的望着眼前的冷漠的易星影,终于开始明白自己恐惧的根源究竟是什么了——是真实
    面前的这个冷血“魔王”,似乎拥有某种让虚拟化为真实冲击的力量!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在游戏世界里还会有谁会愿意面对这样的敌人?他赐予失败者的,不只是尊严的破碎,更是切实的身心创伤!
    第一次,塞壬第一次产生了一种绝对的恐慌逃避心理——她宁愿自己马上在游戏里死掉,也不想再面对「斩暗者」多一秒钟。
    可是天不由人,此刻浑身颤抖的她并没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因为她已经是案板上待宰割的鱼肉——
    在海妖塞壬极度痛苦和悔恨的时刻,易星影不动声色的斜挥出了第二刀,苍寒的光弧劈落在塞壬左肩胛骨上,与刚才江一帆中枪的位置一模一样。
    海妖塞壬又惨叫了一声,她用手捂住喷鲜的伤口,面色如金纸。讽刺的是,如果是在现实里,受到如此严重的创伤后她肯定已经昏厥休克了,但这是游戏世界,即使“死亡”了人也依然会保持清醒的神识,无法昏迷的塞壬只能清晰品尝着斩暗者带给他的每一分痛苦,毫无保留的承受。
    见到塞壬的惨状,易星影身后靠在树边阴影里的江一帆也瞪大双眼,用手捂着嘴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第二刀,是为了你刚才偷袭江一帆的行为而斩的。”
    易星影踩着稳健的步伐,缓缓抬手,手中的军刀光寒闪耀。
    他每走近一步,塞壬就摇头惊恐的向后退一步,曾经张扬的“海妖”,这时候却像是一只面对死亡猎人、毫无反手之力的胆怯小海豹。
    “塞壬,我记得几个月前你在白帝中学天台上和我说过……‘只要是人,就会有输的可能。今天你注定将成为失败者’……对吧。”易星影歪着头冷笑道,“不知道现在你还这么想吗?至少今天,我不会再失败的……任你们掠夺者战队手段再卑劣,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只是徒劳的尝试啊。”
    “所以,我的第三刀——就是为了今年夏天的比赛里,你们卑鄙的作为而斩的!”
    易星影扬起军刀,屹立在深蓝的夜幕下冷声宣判道。
    砰!!
    就在他即将挥刀前的一瞬,来自道路尽头某处的枪声兀然响起,同时,一枚子弹擦出火花以极速向易星影侧方飞射而来!
    一时间,情况凶险濒临极点,胜负看似即将逆转!
    铛!!!
    谁知道易星影却似乎早已料到了这枚子弹的到来,他看也不看的挥动军刀挡住左脸颊,一声刺耳的锐响后,军刀刀刃居然挡住了子弹,将它凌空弹开!合金刀刃上也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弹痕,看似只差毫厘就会穿透而过!
    “你终于来了啊,我也等你很久了。”
    易星影面无表情的缓缓移开刀,漆黑的眼神掠过银白的刀刃上方,看向游乐园路尽头的黑暗道口。
    那里站着一个身穿暗蓝色大衣,手持黑色G36突击步枪,一脸狂怒到感觉马上要暴走的白发少年。
    “……白昼之月,呵。”

    【倒计时:00:24:37】。

    === === === === ===
    夏多:这章和47章是对应的,哈哈~怎么感觉这20章写了很久呢?(本来就是)不用捉急,VS掠夺者战队篇应该很快就会落幕了。
    2016/09/23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膜拜作者
  • 文笔很棒
  • 剧情精彩
  • 看不明白
  • 天雷滚滚
  • 手滑点赞
  • 默默路过
  • 快点更新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用户提供上传,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立刻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负任何责任;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转载需要注明出处和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