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9轻小说
gif
搜 索

南国纪事·离恨天宫

作者:祭泽来源:www.4399dmw.com更新时间:2017-01-10
  • 观看模式
    • 白昼
    • 深夜
    • 浅紫
    • 淡蓝
    • 藕粉
    • 雾灰
    • 米黄
    • 草绿
    • 湖绿
  • 字号设置
    • 大号
    • 中号
    • 小号
  • 播放样式
    • 手动观看
    • 自动播放

  凭高眺远,见长空,

  万里云无留迹。

  桂魄飞来,光射处,

  冷浸一天秋碧。

  玉宇琼楼,乘鸾来去,

  人在清凉国。

  江山如画,望中烟树历历。

  我醉拍手狂歌,

  举杯邀月对,影成三客。

  起舞徘徊,风露下,

  今夕不知何夕。

  便欲乘风,翻然归去,

  何用骑鹏翼。

  水晶宫里,一声吹断横笛。

 

  《南国纪事·离恨天宫》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离恨天宫此刻笙歌燕舞,舞姬轻纱笼罩着曼妙身姿,随乐声甩、开、合、拧、圆、曲,流水行云若龙飞若凤舞,罗衣轻盈翩飞,眼神动人,青丝漫漫。丝竹声悠悠,教人忘忧,若南山一梦。

  宫外神官提高嗓门,向殿内众神通报:“南海龙宫小帝姬,二皇子纪礼到——”

  能被称为小帝姬的,上到天界下到凡世也只有墨以南一个。此话便如石子击入湖泊,溅起圈圈涟漪,座上几位相熟的神君互相交换眼色,起身告辞。沧灸也不挽留,只神色淡淡地望着宫门,眼底无悲无喜。

  墨以南一进来就感到一道道目光凌厉地射向她和她身后的纪礼,畏缩了一下:“哥哥,我还是不进去了,多不好啊你看……”

  纪礼只顾着想看殿内起舞妖娆的仙娥们,直接绕过她进去了。墨以南杵在那儿进退维谷,最后一挺胸昂首走进大殿,迎面撞上一个男人坚硬且裸露着的胸膛。

  墨以南捂住流血不止的鼻子,掩饰般地清了清嗓子,瞪着对方装模作样训斥:“你冲撞了本小帝姬,还不快快道歉!”

  眼前这男人身材……实在好啊!想不偷瞄都不行!

  男人微眯双眸,眸底墨色翻涌:“你知道我是谁吗?”

  殿门口这场小小的争斗吸引了全部宾客的注意,看清男人的长相后,有几位神君惋惜地叹了口气。小帝姬身份再高贵,也比不上这位神君啊!他可是绝恨天的主神,小帝姬未免也太自矜了,在离恨天都敢横着走。如今她已没希望嫁给沧灸神君变成凤凰,离恨天的仙娥神君都对她轻慢了不少,神经大条的小帝姬却依旧我行我素,还得罪上了神君缡虞,估计这回得被打回原形了。

  墨以南此时还不知道自己上了众神的黑名单,却也感受到大殿尽头那道灼人的目光。沧灸神君的座位恰恰被仙娥们挡住了,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小帝姬心慌了,虚张声势地仰起面瞪着缡虞:“这句话该我问,你有什么资格?”

  话未出口她已知道不妥,却又觉得此时软弱是对那人的一种示弱。墨以南没理会人群里纪礼的拼命招手暗示,直直看着缡虞,眼神倔强而桀骜:“给本帝姬跪下来道歉!”

  话一出口,殿内吸气声此起彼伏,众神脑海中不约而同地出现“小帝姬不要命了”的想法。

  其实这句话墨以南更想对沧灸神君说,可惜没机会找他说话,只能提高嗓门希望他能领会了。果然,大殿那头传来了酒蛊碎裂的声音,夹杂神后焦急关心的询问:“沧灸,你没事吧?手有没有受伤?”

  所有这一切,墨以南都觉得像是梦魇。

  缡虞眯起眼打量她:“原来是小帝姬啊,怪不得这么张扬,怕是仗着沧灸的宠爱吧。”

  哪壶不开提哪壶,你坑我吧你!

  墨以南无语。事已至此,人家神君不计较,她也不好再蛮横下去,墨以南深吸一口气,郑重道歉:“对不起啊,我失恋了,心情不好。”

  小帝姬你是打算破罐子破摔吗?还是要修炼“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之神功?

  纪礼站得远远的,努力表示“我不认识她”的立场。

  大殿上正与众神言笑晏晏的神君沧灸不动声色地拉回众人注意力:“大家喝酒,容沧灸离席少顷。”

  沧灸神君素有谦恭温和之名,只是此刻他面沉如水,令所有尚存八卦心理的人都赶紧转回头继续吃喝。可所有人都在偷瞄宫门口雕塑般相对而立的那三人。

  哪三人?墨以南,缡虞,神君沧灸。

  墨以南抬眼看到迎面走来的沧灸,再将视野拉长,座上美艳动人的神后正目光冰冷地看着这个方向。情敌一副明显被打击的样子,小帝姬斗志又起,面上神色如常地冲沧灸打招呼:“哟,沧灸哥哥。”

  神君大人是看着小帝姬长大的,墨以南一直叫他哥哥,两人都是随性之人,并没觉得不妥,反倒殿上神后眼中的恨意又加深了几分。

  墨以南浑不自知,继续绕开话题:“你看今天天气多好啊,秋高气爽的,最适合上坟了。”

  “噗”一声,纪礼口中美酒喷出大半,他可是一字不漏地听到了妹妹的话,心说这孩子没救了。

  被对视的两人遗忘的缡虞神君玩味地挑起唇角:“有点意思啊,失恋的小帝姬。”

  沧灸额角青筋跳了跳,微微拧眉,什么也没说。

  纪礼终于受不了自家妹妹丢人现眼,一步迈过来捂住小帝姬那张吐不出象牙嘴:“抱歉各位神君!以南最近失恋!脑子不好使!”

  说完他很想打自己一巴掌,他这是被二货妹妹传染了吗?

  墨以南用力挣开他,转身将气撒在纪礼身上:“谁脑子不好使了?你全家都不好使!”

  这句话再次证明了纪礼的推断。他可爱的妹妹——可爱姑且是个模糊的概念——真的需要学习一下逻辑思维。

  这时沧灸终于开了口:“以南,别闹了。”

  他的声音疲惫而淡漠,丝毫不像新婚的郎君,倒像是新死了爹娘。

  墨以南瞬间红了眼圈:“什么叫我别闹了?沧灸哥哥,你答应过我要对我负责的!”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膜拜作者
  • 文笔很棒
  • 剧情精彩
  • 看不明白
  • 天雷滚滚
  • 手滑点赞
  • 默默路过
  • 快点更新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用户提供上传,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立刻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负任何责任;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转载需要注明出处和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