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9轻小说
gif
搜 索

赛罗奥特曼之超宇战记第二十章 被囚禁的凶兽

作者:八八小戒来源:www.4399dmw.com更新时间:2016-08-12
  • 观看模式
    • 白昼
    • 深夜
    • 浅紫
    • 淡蓝
    • 藕粉
    • 雾灰
    • 米黄
    • 草绿
    • 湖绿
  • 字号设置
    • 大号
    • 中号
    • 小号
  • 播放样式
    • 手动观看
    • 自动播放

  五百年前

  星际法庭之外的陨石行刑场。

  “驱逐恶魔!驱逐恶魔!驱逐恶魔!”成千上万人愤怒的呐喊声响彻云霄。

  行刑场当中的石台上,捆着从远古幸存下来的凶兽——猩红厄塞尔,柯罗。

  “……”柯罗低着头,感受着铁链内圣力的灼烧感,内心无比煎熬。

  台下,站着一群白袍镶金边的奇怪人士。他们静静地站着,看着眼前无比颓废的凶兽。

  石台的台阶下,人群喊着驱逐凶兽,并不是他们不想杀死它,它所犯下的罪行,就算是把它千刀万剐,都是微不足道的。

  十年前

  卓吉尔星球。

  一天,卓吉尔星的统治者像往常一样,站在皇宫的城墙上,仰望星空。嗯,还是那样,很漂亮,很祥和,让人怎么看也看不够,嗯?那颗红色的流星,怎么看起来怪怪的.....

  统治者第一次对一颗流星有了恐惧。

  “快!立刻撤离所有人!”

  “轰!”流星砸在了皇宫里,瞬间,整个皇宫化为乌有,统治者眼睁睁看着这一切,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然而,噩梦才刚刚开始。

  “吼……”那流星一块一块,分裂了,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红色身体。

  “嗷!!”身体舒展了开来,展现在统治者眼前的,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巨大生物,身体宛如岩浆一样剔透通红,毛发宛如火焰一样在风中翻卷。

  “恶.....恶魔,啊啊啊!”

  猩红厄塞尔——柯罗,在那颗红色流星中诞生了,刚出生的它,还没有吃任何东西,而且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凶兽与生俱来的狂暴血脉瞬间激发,此时的它,除了嗜血和杀戮,再无任何想法,一切,都是本能在控制。

  ……

  “砰!”最后一个卓吉尔星人的头颅在柯罗的脚下爆开,这场屠杀,持续了整整十天,因为卓吉尔星球的偏远,就算是他们及时发出了求救信号,恐怕等到有人接受到,也是一个月之后了……

  此时的卓吉尔星,由原来那个美丽富饶的星球变成了一个地狱,天空是血红色的,地面上,处处是硝烟,废墟,业火.....死神睁着猩红的眼睛,漫步在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路上,当它确定此地再无一个生命后,沉重巨大的身躯猛地坐在了地上,随手捡起一个尸体,开始呆滞地啃食起来……

  当宇宙第一教会——洗灵收到命令赶到卓吉尔星时,眼前的景象,让人战栗。

  “这……”洗灵的大祭司奥瑟与柯罗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种场合,当时的卓吉尔星,遍地都是白骨,残骸。白骨最多的地方,就是柯罗的身边。此时的柯罗,还未从凶兽状态解脱出来,身体的需求,令他毫无意识地毁灭了整个卓吉尔星,直到现在,嘴里还嚼着无辜生灵的血肉。

  “你这混蛋!”和现在与赛罗他们对战一样,奥瑟的圣力全开,直冲柯罗,其余洗灵成员,紧随其后。

  “嗷——”凶兽状态再度达到顶峰,有了血肉的滋养,此刻的柯罗,也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

  “轰!”当奥瑟的最强攻击再一次落在柯罗的头上,柯罗终于倒在了地上。

  “呼...呼...呼”奥瑟气喘吁吁,原本白净的法袍,也已经破败不堪。

  “带走!”

  “嗷呜……”当柯罗醒来时,它正在被带离卓吉尔星。看着那面目狰狞的星球,心里寒寒的。

  这里是哪里?好可怕的地方……

  那时,柯罗才真正属于自己。

  “什么!卓吉尔星球被...被毁灭了!”星际法官在法庭里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奥瑟。

  “嗯,凶手,是远古时期的一头凶兽。”

  “……马上把那头凶兽带到行刑场。执行死刑!”

  囚牢里。

  “嗷呜……”柯罗此时已经恢复了正常,它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些穿白袍的家伙。

  他们是谁,为什么都那样看着我?我为什么被绑在这里?

  “大祭司!”大门开了,奥瑟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家伙怎么样?”

  “回大祭司,现在还算安分,它似乎已经从那种疯狂的状态清醒过来了。”

  “很好,把它带到行刑场。”

  “是!”

  柯罗好奇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完全不知道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它会经受怎么样的折磨。

  “轱辘,轱辘。”柯罗被装在囚车里,它就像一个好奇宝宝,四下张望着,一切在它眼里都是那么新奇。而如果这是在它凶兽状态的眼里的,恐怕,都会被毁灭。

  “哗啦,哗啦。”被灌注了圣力的铁链由洗灵的成员操控着绑在还在囚车里的柯罗身上,接着,囚车又被控制着放入了那个石台,四个轮子都被固定住了。

  “呜……呜……”柯罗低咽着,铁链绑在身上,身上宛如火烧一般的疼。

  “行刑开始!”法官走到形场的看台处。威严地宣布着命令。

  “轰!”金光炸开,惨烈的行刑拉开序幕。

  “轰!”当最后一颗炮弹炸响,柯罗已经遍体鳞伤,但伤势却又很快复原了。柯罗眼里闪着泪光,完全没有作为一个凶兽该有的霸气和凶恶。或许,它真的是一头与众不同的凶兽。

  “还没死?!”法官十分诧异。

  “法官大人,这家伙毕竟是远古凶兽,但凡远古时期的生物,实力都深不可测。不是轻易就能杀死的。”奥瑟说道,“请先将凶兽囚禁于此,派人严加看管。等我们洗灵研究出了对付它的方法,再做决定。”

  “好吧,看来,也只能这样了。”法官无奈地走下了看台。

  奥瑟目送着法官离开,接着,他走到了柯罗面前,与柯罗对视。

  “呜……”柯罗有些害怕地看着奥瑟。它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要伤害它。

  你真的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吗?奥瑟的眼神里有着这样的疑问。

  我做了什么?毕竟是远古凶兽,无论是实力或是智力,都是生物中数一数二的。柯罗还不会说话,但是精神层面,却已经很成熟了。

  你毁灭了一个星球。

  什么?!

  你是一头危险的远古凶兽,你犯下了滔天的罪行。

  所以……你们才要伤害我?

  不是伤害你,而是杀死你。

  为什么不杀了我?

  因为现在还没找到杀你的办法,你知道么,我,就是负责找到杀死你的办法的人。

  我...我...我可以弥补。

  你弥补什么?!整个星球的人都被你杀了!整个星球都被你毁灭了!你怎么弥补?!而且,你活着,就是对他人生命的最大威胁!

  我……

  奥瑟冷冷地看着柯罗,回想那时看到的情景,心中的怒火不禁再次腾起。

  ……那,我愿意,接受惩罚……

  柯罗默默地低下了头,眼神里有一股莫名的忧伤和遗憾。或许它是在遗憾,自己刚出生在这个世界,还没有见过这个世界繁华美好的一面。

  看着柯罗现在的样子,奥瑟皱了皱眉,一甩白袍,走了。

  你,真的很不像是一头凶兽。

  ……

  现在,卓吉尔星,柯罗栖身的山洞里。

  “这就是你和柯罗的故事?”赛罗从身边剥好皮的玉甜蕉上掰下一块塞入口中。

  “嗯,后来,我也是想通了,这也不是柯罗的错,毕竟,身负凶兽血脉,这也不是它能决定的,何况柯罗本身也是很善良的,所以我想,与其在一次次的刑罚下让柯罗彻底讨厌甚至恨上这个世界,还不如在他还没堕入真正的凶兽状态时好好教导它,毕竟如果把它逼疯了,到时候可真是一场浩劫,而如果悉心教导它,说不定也能为整个宇宙谋福利。”奥瑟满脸慈爱的微笑,感觉柯罗就像是他不听话的孩子一样。

  “柯罗,其实也蛮可怜的。”高斯嘴角带起一丝忧郁的微笑,看着远处在大树下和柯罗玩着的盖亚和梦比优斯。

  “哈哈哈!柯罗!你好笨哦!又被我抢到了。”盖亚攀在树干上,手里拿着一颗巨大的绿色果实向柯罗洋洋得意地挥了挥。

  “盖亚你耍赖!”柯罗不满地叫道,“说好不许爬树的!”

  “哎!嘿嘿,柯罗,我又抢到喽!”这时,梦比优斯也偷偷摸摸溜了过来,趁着柯罗不注意,又从柯罗手里抢走了一个粉色的毛绒绒的果子。然后和盖亚一样爬到了树上。

  “喂!”

  远处的奈克瑟斯看着现如今和孩童一般的柯罗,实在无法与那个毁灭星球的大恶魔相联系。

  看到这里,各位读者是不是已经猜到了什么?没错,还是老样子。赛罗他们和奥瑟开打>打着打着,相互理解了>成为了好朋友开始谈天说地。这种老掉牙的剧情我都已经不想写了,而且写打戏很累也很无聊,所以我就跳过那段了,相信机智如我的读者们一定看的出来,对吧?

  “现在,你们在这里,有人知道吗?”维克特利问道。

  “嗯,其实就是我向法官申请把柯罗囚禁在这里的,如果我不说明去处,法官是不会让我带走柯罗的。”奥瑟叹了一口气,“正因为这样,很多人都来过这里,说是要惩奸除恶,事实上,他们又能懂什么。而且柯罗被我带来这里的第一天,它就发誓,绝对不再伤害无辜的人,这也是为什么我和你们战斗时,他没有出手的原因。”

  “啧啧啧,如果柯罗要是出手了,那可真是一场可怕的战斗。”麦克斯咋舌道。

  “奥瑟,你们见过艾克斯吗?”赛罗这才想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

  “艾克斯?他是谁?长什么样子啊?”奥瑟问道。

  “就是,和我们大概长得差不多,眼睛也是这样的,胸前的这个灯是一个叉叉的形状,身体有红有黑有银。”赛罗七手八脚地比划着。

  “这个人!你要说的话!我见过!”奥瑟一听赛罗的描述,立马就想起来了,因为艾克斯给他的印象太深了,“应该就是他,他在你们之前,第一个来到这个星球,不以杀柯罗为目的的人!柯罗还请他吃水果的!”

  “真的吗!”赛罗欣喜无限,想不到艾克斯的线索来得这么容易(难道之前那场仗白打了?)

  “嗯。”

  “他有没有告诉你们什么?比如说,他会去哪什么的?”赛罗问道。

  “这倒没有,他只是说自己是路过这个星球,顺便下来歇歇的,他也没怎么说自己要干什么,只是说,在找人。”奥瑟努力回忆着。

  “找人!”众人一个激灵,莫非,艾克斯他,已经知道他们来了?!

  “好,谢谢你,奥瑟。”赛罗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尘土,然后握住了奥瑟的手。

  “喂!盖亚!梦比优斯!走啦!”麦克斯向远处正和柯罗玩得不亦乐乎的二人招了招手。

  “啊?你们要走啦?”原本还很兴奋的柯罗一听到这个消息,神情顿时沮丧了下来。

  “没关系的,柯罗,我们下次还会回来的!”盖亚从树上溜下来,跳在柯罗的肩膀上。

  “行啦走啦!”麦克斯催促道。

  高斯,麦克斯,还有维克特利盖亚梦比优斯他们先后往洞口飞去。只有赛罗,还在下面,说有事情要和奥瑟说。

  “对了奥瑟,你们洗灵会,是不是全宇宙都有你们的眼线,你们的消息是不是很灵通啊?”赛罗有些神秘地凑到了奥瑟面前。

  “额,没这么夸张啦,不过消息的灵通,我们在这一方面还是有自信的。”奥瑟看到赛罗这样,也不含糊,“怎么了,赛罗,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他家丢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这事关他家的生死存亡,他听说神秘的洗灵教会消息灵通,可在那个地方他找不到洗灵的人,也不便公开这个消息,所以托我,如果找到洗灵的成员,帮他问一下。”

  赛罗说道这里,又四下望了望,然后声音压低了说:“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黑色的戒指?”

  “戒指?”

  “嗯,黑色的,上面还有一颗红色的菱形宝石,据说保存着无法想象的强大黑暗力量,如果被他人利用,后果不堪设想。”

  “黑暗力量!”奥瑟心里一惊,他们洗灵教会自诩光明的使者,对于黑暗的东西,自然极为敏感。“你朋友……不会是萨修洛斯家族的吧?”

  “我靠,这你都猜的出!”赛罗一呆。

  “这不很明显嘛,我们这个宇宙,其余的黑暗势力我不知道,大多数都上不了台面,这些年混得风生水起的,也只有这唯一一个黑暗家族了。这个家族可是在我们洗灵教会成立短短一百年后就出现的,我们对于这种敢在公开场合露面的黑暗势力自然极为关注,而且你都说了那个戒指蕴含着强大的黑暗力量,在我的记忆里,除了萨修洛斯家族,好像也没其他的黑暗势力能够拥有这种东西。”奥瑟分析得头头是道,“不过萨修洛斯虽为黑暗,但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反而为他们区域甚至其他宇宙区域的经济做了不小的贡献,而且治安维持得也不错,所以,我们也没找过他们麻烦。”

  “……”赛罗对于奥瑟这种学神一样的分析能力很惊异,惊异之余,还是不忘正事,“我说,你说了这么多,到底有没有见过啊?”

  “哼。”奥瑟微微一笑,是之前那装逼的笑容,只见他目光一凝,十分自信肯定地说道:“没有!”

  “我……”赛罗好想一拳打上去,然而想了想,还是转身就走为好。“真是,你丫不装逼会死啊!”

  “哎哎哎,等会,哎呀。”奥瑟赶紧拉住赛罗,接着塞给赛罗一个金色的小珠子“这是我们洗灵专用的信号弹。”

  “信号蛋?”赛罗用食指和拇指捏起来放在眼前看着,“你们为什么用蛋发射信号?”

  “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就捏爆它,不管多远,我都会第一时间赶到的。”奥瑟没有理会赛罗。

  “捏,捏爆……蛋……”赛罗脸色顿时有了些不自然,同时感觉某个部位一紧。

  “有什么问题吗?”奥瑟问道。

  “没,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们洗灵的联络方式,好特别……”赛罗有些汗颜地收起那枚蛋蛋。“我走啦!”

  “嗯!再见。”

  “嗖!”蓝光一闪,赛罗也消失在了洞里。

  “唉,都走了。”这时,柯罗也从树上下来了。看着又只剩下他们两个的山洞,心里空落落的。

  此时,奥瑟却沉思了起来。

  拥有神秘黑暗力量的黑色戒指,难道是……

  金光一闪,奥瑟急忙从空间里翻出了一本古书,奥瑟小心翼翼地吹了吹上面的灰尘,打开了那本书。这本书的来历,奥瑟也不知道。据说是洗灵从一个快要毁灭的古老星球上的一处遗迹里发现的,据说其年代,比作为远古凶兽的柯罗还要遥远。因为奥瑟是大祭司,所以就把这本书给了他,这本书上的文字都是从来没见过的。奥瑟也只能看懂上面被洗灵翻译好的内容。

  “真的是……”奥瑟捧着书的手开始颤抖。书页上的文字和一幅图画深深震撼着他的心。

  “奥,奥瑟?你怎么啦?”柯罗还是第一次见到奥瑟这样的神情,那样子,比当初对柯罗行刑时还严肃。

  “呼。”合上书,平复了一下心情,奥瑟的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那个戒指,一定要找到!”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膜拜作者
  • 文笔很棒
  • 剧情精彩
  • 看不明白
  • 天雷滚滚
  • 手滑点赞
  • 默默路过
  • 快点更新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用户提供上传,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立刻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负任何责任;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转载需要注明出处和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