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9轻小说
gif
搜 索

第二章 针雨白祸(下)

作者:伊谢尔伦的风/青青树来源:www.4399dmw.com更新时间:2012-09-01
  • 观看模式
    • 白昼
    • 深夜
    • 浅紫
    • 淡蓝
    • 藕粉
    • 雾灰
    • 米黄
    • 草绿
    • 湖绿
  • 字号设置
    • 大号
    • 中号
    • 小号
  • 播放样式
    • 手动观看
    • 自动播放

  [零三]

  仓库内的情景,既在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他们五个人,一共有三只机械臂,每只型号都不一样。有一个人是像我这样当 ‘手套’戴着,有一个人把它藏在斗篷底下右肩旁边,还有一个人把机械臂塞在外套内袋里,也就是胸前的位置。”九巧铃一边小声说着,一边手里还在折腾她的 “喵爪0.8”,似乎是突然心血来潮,想给它添加什么新功能。

  此时此刻,苍桐青等四人正坐在仓库外比较不引人注目的那堵墙下,共用一副简易的潜望镜,窥视着室内的景象。

  “没有戴在手上?那不就真的成了‘第三只手’?要怎么操作它呢?”婕接过九巧铃递过来的潜望镜,刚问出这句话,马上自己想出了答案,“……哦,可以靠脉附。”

  所谓脉附是脉术的一种,可以将空气中的脉凝结成型,于身体或武器的周遭形成刃状、丝状、盾状、等各种形态,但脱离人体后很快就会失去威力。脉附可以被视作肢体或武器的延伸,却没有触觉、痛感,在战斗与生活中的应用十分广泛、常见。相形之下,脉冲仅仅是能量波攻击,只能用于破坏或战斗;而脉阵更加高级、复杂,却不太稳定,还会为使用者带来较大的身体负担。

  之前在海滩边,苍桐青就是用绳索状脉附将濒死的雾沼拉到了岸边;至于此刻他们所谈论的“第三只手”的使用方法,则是用脉附代替手指来操控机械臂进行弯折、起伏、拉伸,就像用提线操纵木偶。

  不过除了机械臂看起来很高科技之外,犯人们的其他装备也无非是些普通到简直可以称之为寒碜的短刀小剑而已。所以婕说:

  “看来都是些普通的小毛贼,正准备把赃物运出城外。我们可以乘机突袭。”

  “连你的纹耀都能偷走的‘小毛贼’,还是小心为妙。”岚广扫视了一番仓库内的空间布局,看看有没有后门或者死角。然后把潜望镜递给苍桐青。

  苍桐青接过潜望镜,调整了一下角度,看见仓库内有两个踩着高跷蹬蹬蹬奔来走去的默拓人,两个矮小的兽族,还有一个辉妖。他们正忙着处理一些海贝类水产品。处理完一件,就整整齐齐地往货箱里一码。那个货箱一眼看过去与普通的水产货箱全无区别,但里面装的却是……

  “他们……在把纹耀往贝壳里塞?”那可是纹耀啊!落在地上都很丢人,竟然有人把它们往那种又腥又臭又脏的地方塞?苍桐青诧异地皱起了眉,同时心中忍不住感叹婕和岚广真是有够淡定,有人玷污纹耀他们居然还能这么冷静?好吧也许这就叫成熟老练,饱经世故什么的真了不起哦反正我就是愣头青……

  然后他耳边突然传来“咚”的一声响。

  转头一看,原来是“喵爪0.8”上有个螺丝弹出来,撞在了旁边的货箱上。

  仓库内立即一片死寂。

  然后是齐刷刷一片拔刀声。

  “对……对不起……”九巧铃抱头。

  “看来我们不用继续潜伏了。”婕叹了口气。

  “那就上吧。”岚广提起长枪,一脚踹破仓库大门。室内五人已是剑拔弩张严阵以待脉门全开,还迅速藏好了那箱混有纹耀的海贝。

  “先打脉门数最多的那一个,还是先打机械臂看起来最高级的那一个?”岚广问婕。

  “最厉害的也就能开三个脉门……还是提防机械臂吧。”婕漫不经心地扫视一圈,“咱们的‘基思卡专家’能给点建议么?”

  “等等等等,我还没把‘喵爪0.8’调整好!”九巧铃嘟哝着,跌跌撞撞地跟着苍桐青跑进仓库内。

  “你把它扔在外面待会再收拾不就行了……”苍桐青正想这么说,就看见她抱着七零八落的机械臂跑进来,手忙脚乱地不知按了一下什么机关,那散乱得像张网似的机械臂顿时聚拢,收紧,拧成结结实实的一个拳头……然后嗖地一声射了出去。

  噼里啪啦轰隆咚。

  “喵爪0.8”(或许现在应该称它为“喵拳0.8”)像弹珠游戏里的弹珠般一顿乱撞,在墙上撞出好几条裂缝,在犯人们的脑门上弹来弹去弹得他们头晕眼花,撒下一张渔网和三把剪刀后一飞冲天,打破仓库的屋顶冲了出去……片刻之后又原路返回砸了下来,爪尖的利刃笔直杀向九巧铃!

  “就跟你说做实验要小心。”还好岚广眼疾手快一枪挥出,将它一剖为二。

  九巧铃却毫不领情:“呜啊……你把喵爪0.8砍坏了啦笨蛋大叔!!!”

  “否则你就没命了。”岚广捡起那堆残骸,扔进九巧铃怀里,拍拍她的脑袋,“回头帮你做新的。0.9、1.9、9.9都行。”

  你俩倒是挺悠闲的哦都已经讨论起喵爪升级计划了?现在的重点不是“为啥我们队里的软妹子都这么威武雄壮”吗……苍桐青瞟了一眼泪汪汪抱着机械臂残骸的九巧铃,又瞟了一眼满头是包满眼金星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小贼们,额角不由得淌下一滴冷汗。

  不过倒是省了功夫。

  他走上前去,拎起看上去像首领的那个默拓人:“为什么要偷纹耀?”

  那人被九巧铃的机械臂揍得晕头转向,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意识才渐渐清醒。“唔……怎么又是你……”他一看见苍桐青的脸,就冒出这么一句,却好像跟他很熟似的。

  “你是……”苍桐青打量他半晌,很是回想了一会儿,方才想起他好像就是昨天下午踩着特制高跷假扮魁拔打劫的那家伙。毕竟在俊美又时尚的辉妖眼里,矮胖矮胖的默拓人长得都差不多,勉强能分出男女。

  “到底是默拓人啊,就算发了‘冒充魁拔’这么大的疯,那身披风依然用的是最便宜朴素的面料。”——这就是苍桐青对他全部的印象了。

  “你怎么这么快就被放出来了……”苍桐青蹲在地上,单手拎着那个默拓人的后领,满脸不悦。

  不过想想也是,“拦路抢劫”是犯罪,但“抢都没抢成就因为自称魁拔被胖揍一顿”只会被当做脑子有问题来批评教育,也没啥理由可以关押他。

  可这家伙一出来就继续犯事……花芫和他手下那帮当兵的都是吃闲饭的吗?

  再有,搞不好他也根本就不是“自称魁拔的神经病”,而是以假冒魁拔抢劫之名,行盗窃纹耀之实……并且还充分利用了人们看见“默拓人踩超高高跷冒充魁拔”会觉得好笑、放松警惕的心理。

  想到这里,苍桐青更不爽了,手上的力道也加强了几分:“难道我的纹耀真的是被你给……”

  “……”那个默拓人不答,看脸色似乎被勒得很难受,却没有半分投降告饶的意思。

  “为什么要偷纹耀?你之前偷的那些纹耀呢?卖掉了?卖给谁了?”岚广也凑了过来,脸色相当阴森可怖。那默拓人还是不答。

  “算了,换个人问吧。”婕笑盈盈地说,“弄醒他的同伙前,咱们可以先把这家伙打晕,嘴角再抹点儿血,然后对下一个‘审问目标’说,这家伙因为不肯交代真相死得很惨,内脏和骨头都被我的独门脉术震得粉碎了。”

  不要笑眯眯地谈论这种好像挺温柔又似乎很凶残的诡计好吗!苍桐青额上再次默默淌下冷汗,一种“幸好成了婕的同伴而非敌人”的欣慰感油然而生。

  “那我去看门好了!免得这些坏人逃掉!”九巧铃自告奋勇走向早已被踢破的仓库大门。

  “喂,你别乱跑……”岚广刚想伸手阻止,忽然听见那默拓人挣扎起来,似乎想说点什么,无奈脖子还被苍桐青勒着,只能发出一些“唔……我……她……”之类的模糊音节。

  “总算愿意交代了?”婕示意苍桐青把手松开点儿,岚广也向着默拓人倾下了身。正当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时,半空中却突然传来了如雷的鞭响。

  无数针形脉冲如夏日骤雨般倾泻而下,银光刺目难以直视。

  “小心!!”苍桐青一声大喊,他的两个同伴立即打开了脉屏障防御。半球形的脉附屏障像伞一样挡住了锋利的“雨滴”。

  然而脉附屏障的防御范围毕竟有限。

  “针雨”停时,只有正被他们三人围着的那个默拓人幸存,而躺在位置稍远的几个纹耀小偷,已经全部被细长锋锐的针形脉冲捅成了筛子,叫都来不及叫一声。

  “白……白祸……”那默拓人吓得抖如筛糠,“她……她要灭……”

  白祸?那是什么人,竟然能一直掩盖自己的气息,在屋顶上潜伏了那么久,都没让他们三个察觉到分毫?

  答案很快自动浮现。

  “惊雷骤雨!!”一个女人跳了下来。跳落途中还不忘往默拓人的方向甩了几鞭子,每一鞭都甩出大量的针形脉冲,但全部被苍桐青用脉屏障拦下。婕以火焰脉冲还击,却都被她东闪西闪三两下避过了。

  而那几鞭脉冲扫射也只是虚招。

  白祸一落地,立即一鞭子把站在她斜后方的九巧铃缠了过来。

  从屋顶破洞泻下的晴朗阳光中,两拨人相对而立:白祸用匕首指着九巧铃的颈动脉,苍桐青等三人簇拥着默拓小偷。苍桐青他们背后还躺着四具浑身都是血窟窿的尸体,眼珠暴突肝脑涂地,四摊血池静静地交汇成网。

  九巧铃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吓得脸色惨白两腿发软,根本没余力反抗。

  “放开她!”岚广手提长枪指向白祸。但他自己明白,这只是也只能是做做样子。长枪不可能比这女人架在他的小雇主脖子上的匕首更快。

  站定了方才看见,这个名叫白祸的女人明显是个兽族,粉白色头发,淡红色眼睛,皮肤白皙,但处处都隐约可见细腻的角质鳞。苍桐青更留意到她那身衣服利落合体,面料几乎不会在行动时发出摩擦声,还戴着一双极薄的手套,看装束就像是个专业的……暗杀者。

  而眼下,白祸看都没看自己的三个对手,只是认真地盯着那默拓人,眼神里没有怒气,也没有杀意,只有凝视猎物志在必得的专注:

  “一命换一命。别耍花招。如果让我听见他多说一个字,这小姑娘立即没命。”她的舌头末端分岔,吐字发音有些含糊。

  “一命换一命……?”人质交换时的“常见台词”一般不是这样吧?

  ……哦,她是要灭口。

  苍桐青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一旦他们把那个默拓人送进她的攻击范围内,他就死定了。她一定是不想让他们从他嘴里问出某些情报。

  可身为堂堂树国妖侠,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手里的人质去送死?

  “可以。你也别耍花招。”然而岚广已经把那默拓人提起来往前推,显然认同了她这桩买卖。那个默拓人看来自知命数已尽,毫不反抗。

  “……等等!”可苍桐青还不认命,用力抓住了岚广的胳膊,“就……就不能想想两全之策?”

  “我的雇主等不了。”岚广面无表情地说,“既然他们是同伙,我们没必要多管闲事,阻碍他们解决自己的内部问题。”

  为什么他这逻辑听起来好像很合理……却又让人直觉很不对劲?苍桐青求助似地望向婕,婕的神色有些无奈,缓缓地摇了摇头:

  “别太贪心,世事难两全。”单论身手,她倒是有自信能战胜白祸,但没自信能同时保证九巧铃的安危。她看起来快吓晕了,被匕首抵着的颈窝已经现出了血痕。

  “……”苍桐青绝望地松开了手,第一次深深地察觉自己的软弱无力。

  还说什么追求梦想,说什么挑战冒险……身为妖侠,他在执行自以为轻松的任务时放松警惕,弄丢了自己的纹耀;失窃之后,只会卖弄小聪明捉弄军官,却没靠自己的本事抓住纹耀窃贼;最后竟然还保护不了弱小的同伴,也保护不了区区一个小贼……

  真是太可耻了。

  简直不如像岚广那样,现实理智地衡量清楚得失取舍,至少还显得干脆果断。

  “讨论好了吗?”白祸好像有些不耐烦了,但眼睛依然直勾勾地盯着那个默拓人。

  岚广点点头,用一条缆绳粗细的脉附捆着默拓人往前送。那人踩的高跷早已掉在了地上,双脚悬空,从苍桐青身边经过时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叹息。

  白祸展开一根相似的脉附,将九巧铃向前推。不过她的脉附像她的舌头一样末端分了岔,一端像绳子般捆着九巧铃,另一端则化为利刃抵在她背后。

  “不……”小女孩难以置信地摇摇头,“为什么……他一定得死?”

  “或者我们一起死。”纹耀窃贼嘲讽地说。

  九巧铃和默拓人各自被脉附捆着缓缓推向前,就在他俩终于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岚广立即发出一扇盾形脉附,斩断了绑着九巧铃的脉附“绳索”同时护住她全身,白祸的皮鞭也即刻卷住默拓人,拉到自己面前。

  “你不该这么贪心。”她说完这句话时,已经用皮鞭勒断了他的颈椎骨。

  “焰矢!”一道利箭般的火焰脉冲从婕手中射出,但白祸迅速地一鞭抽在地上,翻起地上的土石形成屏障。“焰矢”爆炸了,扬起大量的尘土……待到尘埃落定,白祸早已消失无踪。

  [零四]

  结果来仓库收拾残局的又是狄秋。

  身为花芫的部下,他其实早就习惯了处理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比邻都治安官花芫阁下一向相当喜欢看热闹,托他的福,但凡是在绿叶港附近发生的妖侠决斗,不论多么激烈都从未被驻军阻止过——最离谱的一次是一个萨库大块头被从民用港一直扔到军用港,挂在了灯塔雕像的鼻子上……最后花芫也只罚他们自己去想办法修好被擦损的“鼻尖”。

  因此,兽族的诗武妖侠们常常一边喝酒一边为他作诗。

  可那种事情闹得再大也还是妖侠决斗,两厢情愿伤亡无怨。偶尔也会有执行保镖护卫之类任务的妖侠们出点事故,那也算在所难免。但最近连续发生这一系列案件则着实有些蹊跷,首先是陆续有不少人纹耀丢失,然后短短两天之内,又是海边飘来浮尸,又是纹耀窃贼内斗死了五个人……而且就当事人苍桐青他们的描述来看,那个名叫白祸的兽族女人也算是个高手。

  他从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高手。

  魁拔之年麻烦多啊。狄秋想。

  他驾着一辆车,带了几个士兵,把五具尸体搬进一侧车厢,然后请苍桐青等人坐进另一侧,又把藏着纹耀的那个货箱也搬了进来,并劝散了听见动静赶过来的围观群众。

  颠簸的车厢里,岚广和婕都沉默无语,似乎在各想各的心思。苍桐青脸色不太好,十指交握,十个手指甲都深深地嵌进自己的手背。

  不知什么时候,九巧铃凑了过来,坐在他身边,小声说:

  “我……我刚才偷偷在那个女人身上放了个跟踪器……”

  “……跟踪器?”苍桐青扭过头,诧异地望着她,她的脸色明明也还是很差,上车之前还蹲在角落里吐了一次,显然还没从遍地尸体的刺激中缓过劲儿来。

  可她刚才被白祸勒在怀里用刀指着脖子、吓得全身哆嗦的时候,居然还有余裕布置跟踪装置,并且没被察觉?

  结果最废的果然是我这个小裁缝吗……苍桐青苦笑了一下,听九巧铃继续说:

  “嗯,本来是怕抓贼没抓着,打算用吹箭什么的钉在他们身上跟踪他们……”她又想起那五个已经永远不会再偷东西的小贼,哽了一下,“我……我把‘喵噗1.0’调成跟踪模式了,刚才看了一下,已经发挥效果了。”

  九巧铃再次打开那个小圆盒,里面的指针正一动不动地指着西北方向。

  “你可真厉……”可苍桐青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那个指针突然像着了魔一样飞速旋转起来。顺时针逆时针顺时针逆时针,一点规律都没有地越转越快……最后“嘣”地一声从盒子里弹出,如果不是他手快一把抓住,它已经直接刺进了九巧铃的眼睛。

  “怎么回事?”岚广和婕都凑了过来。

  “我……她……她发现了跟踪器,用脉术把它毁掉了啦……”

  结果反倒是让那女人提高了警惕啊……岚广皱眉想着,看小姑娘哭丧着脸,就抬手拍了拍她的脑袋:

  “你已经很了不起了,不是你的错。”原本就该怪我这个保镖没用,没有保护好你。

  “可她还真有点儿本事……”苍桐青攥着手心里那枚指针,略有些刺痛。不过刚才这起突发事件倒是驱散了他心中的烦闷,让他重新燃起了斗志:

  “行了,不能再垂头丧气了,咱们一起去抓白祸吧,纹耀说不定都在她那里!”

  岚广似乎觉得这种励志把戏很无聊,没做声。而婕笑眯眯地说:

  “放心,我精神着呢。刚才我坐着不说话是在想,等我抓住她,该怎么把她脸上的鳞一片一片剜下来。”

  ……这种时候是该说“真不愧是卡拉肖克•婕”呢还是该说“我到底找了个什么搭档啊救命!”呢……

  [零五]

  时隔一天后,苍桐青和婕又回到了花芫的办公室里做笔录,但相比昨日,心境却是天差地别。

  花芫还是那个样子,客气地讲了一些场面话,比如感谢他们找回那箱纹耀维护了神圣联盟的荣光,比如大家辛苦了好好休息吧接下来的战斗就交给比邻都驻军吧……

  可那堆沾满了海腥味的纹耀里根本没有他们三个人的,可能已经被卖掉了。

  “身为妖侠,自己的纹耀当然要靠自己的力量找回!”苍桐青坚定地摇了摇头。

  “再说驻军又能做什么,还不就是把纹耀窃贼当神经病随便关了一下就放出来了。”九巧铃嫌弃地撇着嘴。

  “居然被这么可爱的小姑娘给鄙视了,真令人难过哪。”花芫笑嘻嘻地说,看起来一点都不难过。

  “童言无忌别介意。”婕露出了礼貌的笑容,“花芫阁下怎么可能随便放人,您一定已经掌握了不少有用的情报才是……可否为我们这些辛苦维护联盟荣光的小妖侠提供一些适当的帮助呢?”

  “哎呀呀,曾经‘单枪匹马摧毁了一艘破空飞艇’的卡拉肖克•婕还会需要我们区区驻城军提供的情报么?”花芫依然是那副高高兴兴看热闹的欢乐嘴脸。

  单枪匹马干掉破空飞艇是怎样啦,她是破坏狂吗?苍桐青觉得自己简直无时无刻都在刷新对搭档的认识。

  “……那帮兽国‘诗人’再多喝点,下个月就会有人说我能只开两个脉门秒杀魁拔了。”婕依然笑得很礼貌,却显然并不愉快。

  然后她就一直这么眯着眼睛,静静地朝着花芫笑。

  笑得岚广和苍桐青都觉得寒毛直竖,笑得花芫终于示弱投降:

  “好吧好吧,既然你们如此坚定执着……接下来就烦请诸位跑一趟永昼沙漠吧。”

  “……怎么又是永昼沙漠。”婕叹了口气。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0
    +1
  • 膜拜作者
  • 文笔很棒
  • 剧情精彩
  • 看不明白
  • 天雷滚滚
  • 手滑点赞
  • 默默路过
  • 快点更新
本站所有轻小说均为用户提供上传,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立刻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负任何责任;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转载需要注明出处和作者信息。